星期二, 2月 09, 2010

聖經考古

聖經考古,當然與聖地息息相關。現代的以色列雖是小小的國家,但是國土上幾乎每一平方米都擁有豐富的考古寶藏,現時,以色列共有30,000個考古遺址。事實上,考古就是以色列的文化,甚至是以色列「國家的沉迷」。[1]

每逢建設新的樓房,第一班到場作考察的人,都是考古學家。他們會先到實地考核,到底當中有沒有考古的文物,這些文物的價值有多高?然後 要作決定,到底承建商應否更改原本的建設籃圖,以致能保存當中的文物,以供國家和遊客欣賞。

華人基督徒對考古之認識
現代聖經考古學,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紀末的時期,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在聖地所發掘出來的文物,多得不可勝數,聖地當中實在有許多考古寶藏。但是,使用這些豐富資料的書籍和文章幾乎不存在,有的提到聖地的資料,都只是談及現在所見之物,如古教堂當中的裝飾,旅遊人士眼見的表面事物而已。若有提及考古的發 現,也只是水過鴨背,膚淺的點出一些有趣的發現,所以一般有關聖地的書,只是停留於旅遊手冊的程度。

這種現象的原因之一,就是許多考古的資料,都被「埋」在大圖書館中,巨型的考古發掘報告。要了解和使用這些發掘報告,確實不容易,一方面這些報告都是資料性,沒有普 羅大眾對考古的印象,沒有「奪寶奇兵」的緊湊,這些厚厚的報告,只列出考古學家每季度發現的大大小小文物,其最終目的不是詳盡分析當中的含義,也未必會連 繫考古和經文之間的關係,所以這些資料十分沉悶和難明。

另一個原因,就是華人基督徒對考古的不解,基督徒往往只強調聖經的經文,要明白聖經,只需要現有的經文就夠了,經文以外的歷史、文化、考古背景,往往未有被善用。

此外,使用考古資料的書籍和文章,基督徒往往只是利用考古來證明聖經,或答辯挑戰聖經的質疑,這個現象表明我們對考古學的了解,僅僅局限於護教和佈道。這種以護教和佈道為出發點的聖經考古學,直接導致華人基督徒,濫用考古的資料。這種濫用聖經考古的情況,非常普遍,許多信徒不管這些報告屬真屬假,就當作真理發佈。更過份的,甚至引用一些偽考古學家的報告(如Ron Wyatt, Bob Cornuke等),未經小心求證,就以急功近利的手法,去證明聖經。這些做法,不單嘩眾取寵,更加是違反真理。

若要更充分的了解考古對聖經的貢獻,我們必須突破考古護教佈道的限制,使考古學真正的貢獻,能公諸於世,讓它幫助我們更深理解聖經的文化,讓考古成 為讀經和解經過程之中的其中一步。

總括來說,許多寶貴的考古資料已經存在,仍有待華人基督徒「發掘」,使用在聖經的研究之上。

這個blog的目的,是逐步提供一些重要聖經考古資料,幫助明白聖經。

----------
[1]考古學一直在現代以色列扮演著重要的地位,締造著以色列政治的意識形態和民族「自我觀念」,所以以色列的考古學是一門極當爭議性的學問,特別在中東 問題上,佔十分重要的地位,在巴勒斯坦兩國的政見上,問題端在「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地的「地權」land right,那一個民族(猶太人、亞拉伯人)在這土地最根深柢固?見 El-Haj, Nadia Abu. 2002. Facts on the Ground: Archaeological Practice and Territorial Self-Fashioning in Israeli Society.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作者El-Haj的見解,視考古為以色列全國的「癖好」national obsession。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