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0月 09, 2018

最古老「耶路撒冷」銘文

今天(2018年10月9日星期二),以色列文物局和以色列博物館舉行聯合新聞會,首次發布一塊第二聖殿時期(公元後一世紀)的石灰岩石柱。石柱是去年冬天,工人在耶路撒冷國際會議中心(Jerusalem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Center, Binyanei Ha'Uma)附近建造新馬路時發現的。

耶路撒冷國際會議中心
(圖源:Wikipedia)

「耶路撒冷」的古銘文,通常是縮寫「撒冷」(Shalem;如創世記 14:18 - 撒冷王麥基洗德;詩篇 76:2 - 在撒冷有他的帳幕;希伯來書 7:1, 2)。但是,這個首次亮相的石柱銘文則是全寫 Yerushalayim,非常獨特。


銘文英文翻譯為:
Hananiah son of (哈拿尼亞,之兒子)
Dodalos (多達魯斯)
of Jerusalem (耶路撒冷的)

中譯暫譯:「耶路撒冷的多達魯斯的兒子哈拿尼亞」。

這是最古老,且唯一刻上全寫「耶路撒冷」(Yerushalayim)的銘文。

這石柱是被再用於一個羅馬時期的建築物上,而這是屬於一個猶太陶工村(Jewish potters village)的一部分。銘名上「耶路撒冷的多達魯斯的兒子哈拿尼亞」可能是當時一位陶藝家。

參考不同的新聞報道:
Israel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Israel21c
UPI


星期三, 9月 26, 2018

美崙帕石碑 (Merneptah Stele)


在許多聖經考古發現中,美崙帕石碑必是名列前茅的文物之一。美崙帕石碑(Merneptah Stele [1]),是一塊巨型的黑色花崗岩紀念碑(高3米[10尺];寬1.5米[5尺]; 厚0.4米[14寸])。現存於埃及開羅博物館(No. 34025),另一塊複本位於卡納克(Karnak)廟內。


美崙帕石碑

埃及法老美崙帕,在新王國第十九王朝統治了埃及10年(公元前1213-1203)[2],是法老蘭塞二世(Ramses II [3])的第13個兒子,蘭塞二世統治了埃及67年(公元前1279-1213)。 

於1896年,英國埃及學家皮特里(Flinders Petrie)在埃及底比斯(Thebes)的美崙帕太平間寺廟內發現此石碑[4]。

石碑是於法老美崙帕第五年樹立的,石碑一面有28行銘文,紀念美崙帕的戰績。據其他埃及資料顯示,美崙帕第五年的夏季,埃及軍擊敗利比亞軍隊[5]。所以,石碑最早是寫於公元前1209年。

碑文的內容,主要記述美崙帕戰勝利比亞人,最終北征迦南地大勝。石碑可被稱為「美崙帕戰詩」(Merneptah’s Victory Hymn),被發現已超過100年,它仍是最早提及「以色列」的經外碑文,因此它又被稱為「以色列石碑」(Israel’s Stele)。

碑文的第26-28行提到「以色列民」:
「(外邦)首領下拜,說『平安』, 
九弓[6]之中無一抬起頭來
利比亞被佔領,赫人之地[7]被平定,迦南被掠奪,
亞實基倫[8]被掠奪,基色[9]被佔領。
耶魯林[10]不再存在;以色列被摧毀,絕子絕孫[11];
因埃及原故,戶胡[12]成為寡婦。
全地同得平靜。反抗者均被上下埃及之王所制伏...美崙帕」

英譯文:
"The (foreign) chieftains lie prostrate, saying "Peace." 
Not one lifts his head among the Nine Bows. 
Libya is captured, while Hattia is pacified. Canaan is plundered, 
Ashkelon is carried off, and Gezer is captured. 
Yenoam is made into non-existence; Israel is wasted, its seed is not; 
and Hurru is become a widow because of Egypt. 
All lands united themselves in peace. Those who went about are subdued by the king of Upper and Lower Egypt … Merneptah."

碑文並非直接的歷史直述,而是歌頌戰無不勝攻無不取的法老之頌詩。所以,學者紛紛提出不同的詩詞結構,Hasel 作以下的詩句分析:

A   (外邦)首領下拜,說『平安』
      九弓之中無一抬起頭來 
B            利比亞被佔領,赫人之地被平定
C                  迦南被掠奪 
D                        亞實基倫被掠奪
                           基色被佔領 
                           耶魯林不再存在 
                           以色列被摧毀,絕子絕孫 
C’                 因埃及原故,戶胡成為寡婦
B’         全地同得平靜 
A’   反抗者均被上下埃及之王所制伏...美崙帕

這個的交叉結構將D部份放在整段詩句的中心。 


Hasel 對以色列石碑段落詩句分析圖 [13]


埃及學者 Kenneth Kitchen 對詩的分段 [14]

有些學者認為「以色列」和「戶胡」在句子上平行,表明在迦南中央山地的以色列人,在數量和勢力可與敘利亞迦南地相比。詩句的結構,各學者的觀念不一。但是,埃及學者 Hoffmeier 認為不應太在意結構,反而應留意文法的細節。石碑上「以色列」的限定符號(determinative)是「族群/人民」(ethnic group),而不是地區或城市,顯示在埃及眼中,雖然此時的以色列人沒有中央王權統治,卻可在某程度上威脅埃及在迦南地的主權,與其他城邦同列。[15]

跟據碑文的內容,美崙帕由埃及出軍,從沿海路線先攻打亞實基倫,後北上攻取基色,再北上攻打耶魯林,然後南征迦南山地的以色列民[16]。



美崙帕征伐迦南路線圖



美崙帕石碑對以色列民的描述,非常符合約書亞和士師記對剛入主迦南的以色列人之社會描述。當時,以色列民主要散佈在迦南中部山地,未有政治中心和既定的首都,正如士師記常提及:「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21.25)。[17]

在考古歷史上,公元前十三世紀的近東世界,正由青銅時代後期(Late Bronze Age)進入鐵器時代(Iron Age),社會政治上有巨大的變化,埃及帝國開始式微,特別在埃及以外的迦南等地的外交控制減弱。在帝國式微的真空之下,當地族群亦趁機各方興起,建立城邦,彼此爭雄[18]。

約書亞記、士師記和撒母耳上等經文,亦記錄了以色列民在此時社會政治上的變遷,由沒有君王的人民,演變成以一王國,最後定都於耶路撒冷。

美崙帕石碑是最早提及「以色列民」的文獻,成為聖經歷史可靠性的證據之一,讓我們以埃及人的角度看當時以色列民的社會狀況,亦補充了聖經記述的這一段的歷史。

備註:
[1] 或 Merenptah,另中譯:梅內普塔,麥倫普塔赫。

[2] 美崙帕統治埃及的時期,常被埃及學者忽略,最完全的研究是 Iskander, Sameh. 2002. "The Reign of Merneptah." Ph.D. Dissertation, New York University.

[3] 另中譯:拉美西斯。不少學者認為蘭塞就是出埃及記的法老王,另外,出埃及記亦提到「蘭塞城」(出埃及記1:11) 

[4] Petrie, W. M. F. 1897. Six Temples at Thebes: 1896. London: Bernard Quaritch, pls. 13–14.

[5] Kitchen, Kenneth A. 1982. Pharaoh Triumphant: The Life and Times of Ramesses II. Warminster: Aris and Phillips, p. 215. 在美崙帕之前的100多年裡,石碑實際上是由阿蒙霍特普三世(Amenhotep III)打造的,其中一側有一長銘文。在美崙帕統治的第五年,大約在公元前1209年,他在此石碑的另一面刻上這首詩,紀念他的軍事戰績。利比亞人入侵埃及的其一原因,是當時東地中海發生嚴重的食物短缺。另外,北面的赫人帝國面對食物短缺之危,在蘭塞二世和美崙帕統治埃及時期,赫人非常關注從埃及入口的穀物(見Rainey, Anson F. and R. Steven Notley. 2006. The Sacred Bridge: Carta's Atlas of the Biblical World. Jerusalem: Carta, p. 100)

[6] Nine Bows,古埃及對外敵的統稱,在不同的時代,外敵均有所不同,所以沒有絕對的列表。 

[7] Hatti,即赫人之地,見創15:20; 23:3; 25:9; 出3:8; 13:5; 書1:4; 3:10等。 

[8] Ashkelon,見書13:3; 士1:18; 14:19; 撒上6:17。從第十九王朝的文獻,可知迦南是埃及帝國策劃地區,迦沙(Gaza)是埃及在迦南地的首府,迦南地包括亞實基倫、基色和耶魯林。見 Yurco, Frank J. "Merenptah's Canaanite Campaig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Research Center in Egypt 23 (1986): 189-215, p. 190.

[9] Gezer,書10:33; 12:12; 士1:29; 撒下5:25; 王上9:15, 16, 17 

[10] Yenoam,學者認為是加利利海南面的土丘Tell el-Ubeidiya (Aḥituv, Shmuel. 1984. Canaanite Toponyms in Ancient Egyptian Documents. Jerusalem/Leiden: Magnes/Brill, pp. 206–208; Yohanan Aharoni. 1979. The Land of the Bible, rev. and enl. ed., edited and translated by Anson F. Rainey. Philadelphia, pp. 177-78)。另外,埃及法老圖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1479-1425年)於《圖特摩斯三世史冊》(Annals of Thutmose III)記述攻打米吉多時,亦提到耶魯林(COS 2.2A)。塞提一世(Seti I,1479-1425年)的《首征伯善戰碑,元年》(First Beth-Shan Stela, Year 1),見COS 2.4B。 

[11] 關於文句中是否指「以色列」(Israel),歷史極少派(Minimalist)引起十分多爭議,William Dever 早已駁斥所有不是指以色列的翻譯,見 William G. Dever. 2009. Merenptah's "Israel," the Bible's, and Ours. In: Exploring the Longue Duree: Essays in Honor of Lawrence E. Stager. Winona Lake, IN: Eisenbrauns, pp. 89-96。埃及詞 prt 可指「種子/糧食」(seed/grain),也可指「子孫」(offspring)。Hasel 認為是「糧食」(1994:48–50),但是大部分學者認為是「子孫」,亦較乎文理 (Stager, Lawrence E. 1985. “Merneptah, Israel and the Sea Peoples: New Light on an Old Relief.” Eretz-Israel 18:56–64, p. 61)。Hoffmeier指出,埃及文 prt 相等於希伯來文pri,可指「種子」或「子孫」,但埃及文 prt 意指「子孫」時,會使用「陽具」限定符號(determinative),參Hoffmeier, James K. 1997. Israel in Egypt: The Evidence for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Exodus Tradition. New York/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28, 45n26.

[12] Hurru,古埃及對敘利亞-迦南地的統稱。見 Yurco 1986:  190.

[13] Michael G. Hasel. 1994. Israel in the Merneptah Stela. Bulletin of the American Schools of Oriental Research, No. 296 (Nov., 1994), pp. 45-61, p. 48, Fig. 1 

[14] Kitchen, K. A. 1969-90. Ramesside Inscriptions: Historical and Biographical, vol. IV. Oxford: B.H. Blackwell, 19, 1-9。古埃及學者Hoffmeier認為不應在結構分析上太武斷,反而應留意文法的細節。Hoffmeier, James K. 1997. Israel in Egypt: The Evidence for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Exodus Tradition. New York/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27-31. 

[15] Hoffmeier, James K. 2000. The (Israel) Stela of Merneptah. In: Context of Scripture. Volume Two: Monumental Inscriptions from the Biblical World, eds. William W. Hallo and K. Lawson Younger. Leiden; Boston: Brill, 2.6。

[16] Yurco 認為美崙帕攻打了耶魯林後,最有可能是向南攻打以色列民。因為在主前十三世紀末(蘭塞二世晚年),最早和最稠密的以色列居址均集中在北面山地、中央山地、南加利利和約旦河東面(Yurco 1986: 210-211)。耶魯林後往約旦河東方向的可能,見 Rainey and Notley 2006: 99。

[17] 碑文原句:「以色列被摧毀,他的子孫不再」。Yurco 指出碑文使用單數陽性代詞「他的」(.f; his),似乎表明埃及文士的文筆慎密,知道「以色列」一族名是出自同一位名祖(eponymous ancestor),見 Yurco 1986: 190n3, 211。這一方面亦吻合以色列先祖的歷史 (創 32:28; 35:10)。

[18] Iskander 指出,這時近東和埃及充滿內憂外患,美崙帕是最後一位能夠抵抗外患,維持著帝國的法老 (Iskander, Sameh. 2002. "The Reign of Merneptah." Ph.D. Dissertation, New York University, pp. 1-2)。不過,埃及法老的戰記不一定有考古證,也不一定合乎事實和其他史料,Iskander 甚至認為美崙帕根本沒有征伐迦南,戰記只是埃及的政治宣傳,想表明法老是全地的王(Iskander 2002: 420-421)。不過 Yurco 研究卡加納廟浮雕,結論美崙帕實在有征伐迦南地。尤其是卡加納廟浮雕的次序,第四幕(Scene 4)上半部,極有可能是描述法老美崙帕打敗以色列人(Yurco 1986: 193, Fig. 5. Scene 4. Upper register; Merenptah attacks a mass of enemies, probably Israel),見下圖
Yurco 亦對美崙帕攻打曠野的遊牧民 Shasu 浮雕有一精細觀察,他指出,埃及人視以色列人為迦南地人,不是曠野的遊牧民 Shasu (Yurco 1986: 210n37; Stager 1985: 60)。

此外,為什麼以色列會在同一個法老征戰中被攻打?以色列民可能在這時攻擊法老的某些附庸城市(vassal cities),所以引來埃及的復仇 (Drews, Robert. The End of the Bronze Age: Changes in Warfare and the Catastrophe 1200 B.C. Princeton, N.J .: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3, p. 20)

星期五, 2月 23, 2018

以賽亞泥印章?

希伯來大學考古學家瑪沙爾(Eliat Mazar)在最近的《聖經考古學評論》發表了一篇文章,詳述在耶路撒冷俄斐勒出土的一塊泥印章(seal impression/bulla)[1]。

俄斐勒(Ophel)原文有「突出」之意,特指耶路撒冷城牆東南,聖殿與大衛城之間突出的一角,有時譯作「山岡」。俄斐勒明顯是舊約耶路撒冷城的戰略位置,在不同時期被堅固和修建(代下 27:3; 33:14;尼 3:26-27; 11:21;王下 5:24;賽 32:14;彌 4:8)。泥印章是古代用作封上文件。
橄欖山東眺耶路撒冷,箭咀指俄斐勒位置
右面為聖殿山所在;左方為大衛城

在這個有 2,700 年歷史的泥印章上所刻銘的圖文共有上、中、下三部份。
上部已是殘缺,但仍可認出小鹿的後腿和尾巴[2]。中部刻有古希伯來名字 lyesha'yah[u],即「[屬於]以賽亞」([belonging]"to Isaiah")。下部份有古希伯來字母 nvy[?],左下方已殘缺,可能是空白,也有可能是另一字母的位置,例如:aleph。如是空白,nvy 可以是父親名字,這是按照多個其他泥印章銘文的格式而推斷出來的。如殘缺地方是一字母 aleph,便成 nvy' ,即是「先知」。
以賽亞泥印章
來源:Ouria Tadmor/Eilat Mazar

整個泥印章銘文,可作「屬於以賽亞 nvy[?][之子]」("Belonging to Isaiah [son of] nvy")或者「屬於以賽亞先知」("Belonging to Isaiah [the] prophet)。學者對殘缺部份作不同估計,未能確定。所以,這泥印章可稱為「以賽亞泥印章」("Isaiah bulla"),無論這是否舊約先知以賽亞本人。[2]

「以賽亞印章」是 2009 年耶路撒冷東南俄斐勒考古工程出土的 34 個泥印章之一,大部份銘文均是古希伯來名字。其中為人著目的泥印章,就是 2015 年 2 月發表的「希西家泥印章」("Hezekiah bulla") [3]。
銘文:屬於希西家,亞哈斯[之子],猶大王
לחזקיהו [בן] אחז מלך יהדה
Belonging to Hezekiah [son of] Ahaz king of Judah [3]

所有泥印章都出自俄斐勒屬鐵器時代的幾段土層,是第一聖殿時期的王室城樓建築的一部份,考古學者稱這城樓建築為「王室御廚樓」(Building of the Royal Bakers),因為在這裡出土了不少巨型陶缸(pithos)。有趣的是,「希西家泥印章」和「以賽亞泥印章」出土位置,彼此不夠 3 米 (10 英尺)的距離。
俄斐勒(Ophel)
第一聖殿時期的王室建築南面
所羅門城牆一部份,印章出土的地點 [4]

俄斐勒(Ophel)
第一聖殿時期的王室建築和城門北面 [4]

俄斐勒(Ophel)巨型陶缸(pithos),用作盛油和酒
「王室御廚樓」(Building of the Royal Bakers)一角

舊約聖經當中,以賽亞是猶大王宮成員之一,有如今天的總統內閣一員(王下 19-20;賽 37-39),與幾代君王,關係甚為緊密,尤其是希西家王(公元前 727–698 年作猶大王)。以賽亞書 1:1 「當烏西雅、約坦、亞哈斯、希西家作猶大王的時候,亞摩斯的兒子以賽亞得默示,論到猶大和耶路撒冷。」

如果這個泥印章真的屬於舊約先知以賽亞,它可能曾用來封上以賽亞書的經卷。無論如何,雖然先知以賽亞是王室成員之一,但他對君王與其施政,毫不客氣,代表耶和華說話;不像舊約中常見的假先知,為了糊口,便討好君王 (諷刺的是,以賽亞泥印章發現地點,正是在王室御廚樓附近!)。

考古學者對以賽亞泥印章銘文的解閱仍有待學術討論,但這個發現實在非常寶貴。

參考資料:
[1] Mazar, Eilat. “Is This the Prophet Isaiah’s Signature?” 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 44, no. 2 (2018): 64–73, 92.

[2] Tallay Ornan, “The Beloved Neehevet, and Other Does: Reflections on the Motif of Grazing or Browsing Wild Horned Animals,” in Israel Finkelstein, Christian Robin, and Thomas Römer, eds., Alphabets, Texts and Artifacts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Studies Presented to Benjamin Sass (Paris: Van Dieren, 2016), pp. 279–302.

[2] 其他推斷亦有可能,nvy 可指地名挪伯 (Nob),是舊約祭司居住的城鎮 (撒上 21:1; 22:11, 19; 尼 11:32; 賽 10:32)。但是沒有一個出土泥印章有「名字 + 地名」的格式。另一個引起廣泛討論的地方,乃是 nvy[?] 之前沒有冠詞 h,有學者認為冠詞 h 可以出現在第二行最後殘缺之端,也有人指出,希伯來聖經的先知(nvy')、文士(spr)或祭司的(khn)銜稱,冠詞是可有可無。中肯意見,參考 Christopher Rollston, "The Putative Bulla of Isaiah the Prophet: Not so Fast," Rollston Epigraphy, Feb 22, 2018.

[3] Impression of King Hezekiah’s Royal Seal Discovered in Ophel Excavations South of Temple Mount in Jerusalem.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 Feb 12, 2015. Eliat Mazar. 2015. "A Seal Impression of King Hezekiah from the Ophel Excavations," in The Ophel Excavations to the South of the Temple Mount 2009-2013. Jerusalem: Shoham Academic Research and Publication, 2015, pp. 629-640. 俄斐勒出土的希伯來泥印章會在今年 2018 年出版。

[4] 見拙文:耶路撒冷所羅門城牆,發掘結果進一步發表,默想所羅門的人生。2011 年 9 月 26 日。

星期六, 12月 23, 2017

伯利恆之星

博士朝見主耶穌,是因為在東方看見主的星。過去,曾有不少許多學者試圖用中西古代的天文學紀錄,來解釋這顆「伯利恆之星」。有學者甚至指出,中國古漢代的天象文獻記載了兩顆異星,均在公元前的 5-4 年間出現[1]:
  • 漢哀帝建平二年二月(公元前五年三月九日至四月六日),彗星出牽牛七十餘日。—〈天文志〉 
  • 漢哀帝建平三年三月己酉,有星孛于河鼓(公元前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哀帝本紀〉 
這些天文學的紀錄相當有趣,巧合地吻合耶穌在大希律死前的 2-3 年。但是,如果我們更了解星的政治意味,可能更理解伯利恆之星的意義。

古人看天象

有史以來,人類對天象的變化甚感興趣。日出日落和月缺月圓均牽引著日常生活(尤其在古代農業社會),而夜空星體的運行,不單引人讚嘆或膜拜,亦與世事相關。當人觀測到異類天象時,更視之為神秒信號,可有吉凶之兆。天體異象的顯現,特別與政權有關,異星可預兆皇帝駕崩在即、政權的交接、新王誕生、或新時代的啟始等。

約瑟夫告訴我們,大希律死期將近時亦有天象的預示:「希律剝奪了這位大祭司馬提亞的職務,又將另一位煽動暴亂的馬提亞和他的同黨們活活燒死。那天晚上是個月蝕之夜」(
《猶太古史》17.6.4 [167])。據天文學者的研究和大部份學者的共識,約瑟夫提及的月蝕之夜,是公元前四年 3 月 13 日。大希律死於耶利哥冬宮,葬於希律堡。[2]



羅馬帝國之星

羅馬帝國的天文紀錄中,有一著名的彗星在公元前 44 年出現。當年三月朱利葉斯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被刺殺身亡之後,凱撒的侄孫屋大維(Octavian)為了贏取效忠凱撒軍人之心、羅馬人民的擁護和勝過政敵馬克·安東尼(Mark Antony),便以紀念凱撒為名,在七月舉行了一系列盛大競賽。

屋大維之所以成功,不但因為他的政治手段合時,也因為競賽期間天現異星。羅馬歷史家蘇埃托尼烏斯(Suetonius)記載,當時盛會舉行之際:「一顆彗星連續七天,大約在十一時之後[大約晚上 5:00-6:15]出現,而這顆彗星相信凱撒之靈,在天上顯現。」[3]。屋大維立即以星作為政治宣傳工具,宣稱這星為凱撒成為神靈,又稱為「朱利葉斯之星」(Julian Star)或「凱撒彗星」(Caesar's Comet)。

公元前 42 年,屋大維把握時機,在羅馬維納斯(Venus)神廟中樹立凱撒銅像,銅像頭上以星為冠。羅馬參議院宣布凱撒大帝為神的兒子(Divi filius, "Son of a god")之後,他在古羅馬廣場建造神聖凱撒大帝廟(Temple of the Divine Julius Caesar)。這座廟建在凱撒火葬遺址之上,也被稱為彗星之廟,這是羅馬唯一的彗星廟[4]。



奧古士督將星冠上凱撒像頭上
公元前 12 年
來源:Paul Zander [5]


左:年輕奧古士督,帶鬍,仍哀悼已死凱撒
頭上銘文:DIVI F ("Son of the Deified")
右:神聖凱撒大帝廟圖像,左方祭壇,位於凱撒光葬之地
(公元前 36 年)。廟橫楣刻文 DIVO IVL,上有八角星 
來源:Wikimedia Commons [6]

彗星出現時,屋大維年僅 18 歲,但對他來說,卻是強大的天象。雖然之後國內發生十多年的內戰,屋大維在公元前 27 年才真正奪得政權,宣告羅馬共和國的結終,羅馬帝國的開始,成為羅馬的第一位皇帝,稱帝為奧古士督(Augustus)。

但是,奧古士督利用凱撒彗星作為他的記號之一,刻有彗星的凱撒錢幣在公元前 44 年便出現,但以後的 20 多年,奧古士督有部份的錢幣刻有凱撒彗星,甚至在自己的頭盔上加上星號,表明他與叔父的神性相連,同為神的兒子。



左:奧古士督頭像,
銘文:凱撒奧古士督(CAESAR AUGUSTUS)
右:八線星,彗星光尾向上,
銘文:神聖朱利葉斯(DIVVS IVLIV[S])
(公元前 19-18 年)
來源:Wikimedia Commons

所以,在羅馬帝國的奧古士督的統治之下,星是帝王的政權記號。

大希律之星

古錢幣常刻有人像或動物作王號,猶太人卻不能接受,所以通常會用其他東西代替,例如:棕樹枝、號角、石榴等。

大希律的錢幣,也有用星作為王號。當然,大希律之前的猶太王也有用星作王號,馬加比王亞歷山大雅拿(Alexander Jannaeus)是其中一個實例,雅拿在公元前 103-76 年作馬加比王朝的君王,他的錢幣使用希臘船錨和八角星作記號。


亞歷山大雅拿錢幣
來源:Wikipedia Commons

一些大希律的錢幣,明顯刻上頭盔作王號,頭盔上有星。幣上的頭盔,可能是大希律的個人頭盔[7],代表著他的戰績,打敗所有的政敵,成為羅馬委任的猶太人的王。

大希律的錢幣
頭盔和護面頰,上方兩旁是棕樹枝,盔上有星

大希律曾在羅馬受教育,深受羅馬政治和文化所影響,他肯定知道奧古士督和凱撒之星的故事,深明星在羅馬政治上的重要性。故此,他成為羅馬帝國下的猶太王,建立親羅馬的猶太人社會,自然亦會模仿奧古士督的政治宣傳方法。

在這樣的古代天文背景之下,馬太福音聖誕故事記東方博士觀察到主的星,特來朝拜新生王,政治意味非常濃厚,不是現代人想的童話故事。這顆東方之星的出現,不只是預告新猶太王的來臨,也充滿著政治的顛覆性,主耶穌的誕生,正是挑戰大希律(和他背後的羅馬帝國)的權柄。怪不得,希律聽聞星得出現,便大為不安。主的星出現,代表著希律政權快要廢去,新的天國臨近。


主誕堂的伯利恆之星
星有 14 角,代表耶穌家譜的 14 代格式
14 也是大衛的王號數目
來源:Wikipedia Commons

耶穌才配稱為「王」,而他取得「天上地下所有權柄」的方法,不是靠武力和戰爭,而是靠犧牲,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後復活,以恩典救贖萬邦,治理萬民,建立普世天國。

備註:

[1] 蘇漢宗譯註.伯利恆之星(The Star of Bethlehem)
[2] 其他天文學者提出異議,指出公元前 1 年才是這星的出現之年。這樣,初世紀的歷史學家在計算耶穌出生的,相當準確。“Herod’s Death, Jesus’ Birth and a Lunar Eclipse,” Bible History Daily, Biblical Archaeology Society, Oct 7, 2017.
[3] Suetonius, 
Life of Julius Caesar 88.
[4] Pliny the Elder, Natural History, 2.23.
[5] Zander, Paul. 1988. The Power of Images in the Age of Augustus. Ann Arbor, MI: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 34, Fig. 25a.
[6] 
Zander, Paul. 1988. The Power of Images in the Age of Augustus. Ann Arbor, MI: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 34, Fig. 26
[7] Ariel, Donald T. and Jean-Philippe Fontanille. 2012. The Coins of Herod. Leiden; Boston: Brill, p. 109.

參考資料:

  • Wacks, Mel. 1976. Handbook of Biblical Numismatics. Israel Numismatic Service. 
  • Ariel, Donald T. and Jean-Philippe Fontanille. 2012. The Coins of Herod. Leiden; Boston: Brill. 
  • Zander, Paul. 1988. The Power of Images in the Age of Augustus. Ann Arbor, MI: University of Michigan. 
  • Herod’s Death, Jesus’ Birth and a Lunar Eclipse,” Bible History Daily, Biblical Archaeology Society, Oct 7, 2017.

星期一, 10月 16, 2017

西牆隧道底部,發現第二世紀初羅馬劇院

今天(2017 年 10 月 16 日 )以色列文物局舉行發布會[1],西牆考古工程主任考古學家 Yuval Baruch 表示,考古人員首先在西牆底部挖去約 8 米的土層,揭示土層所蓋過的 8 層西牆大石層,卻在土層之下,驚喜發現一個石造的羅馬劇院。

威爾遜拱門下西牆底部考古工場一景

這個劇院位於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 [2])下的西牆底部,屬於公元後第二世紀。

以色列博物館第二聖殿時期
耶路撒冷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
來源:Wikipedia Commons

第一世紀的猶太歷史家約瑟夫曾提過在耶路撒冷有羅馬劇院,其他文獻亦記載第二聖殿於公元後 70 年被毀後,耶路撒冷漸漸成為羅馬殖民城市,到了第二世紀,羅馬王哈德良(Hadrian)全面將耶路撒冷羅馬化,將城改名為愛利亞卡比多連拉(Aelia Capitolina [3])。羅馬帝國把佔領的城市羅馬化的方法之一,便是藉著羅馬式的公共建築,例如:浴室、廁所、劇場和重新規劃城市的街道等 [4]。

但是過去 150 多年的探索和發掘之中,均未有實質考古證據,顯示耶路撒冷有羅馬公開建設的存在。

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是由英國探索家Charles Wilson於1864 年首先發現,因此命名。威爾遜拱門寬 13 米(42 尺),長約 23 米(75 尺),實際上是一道從耶路撒冷城通往聖殿山的巨大石橋,石橋亦建有引水道,引水進入聖殿。西牆廣場內,仍可見到威爾遜拱門的底部。

西牆隧道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底
位於西牆廣場會堂後方

公元後 70 年聖殿被毀之前,威爾遜拱門下,是靠著西牆鋪石長街的一段,街道兩旁均是商鋪,朝聖者可兌換錢幣,購買祭牲,繁鬧非常。

考古學者表示,發掘威爾遜拱門底層的原意,本是要肯定拱門的建設時間,但是,在考古的工程中,常有意料之外的發現。

這次在威爾遜拱門下發現的羅馬劇場,約有 200 個座位,與已知的羅馬劇院相比(如凱撒利亞、Bet She'an 和 Bet Gurvin),規模較小。拱門是劇場的蓋頂,考古學者認為這屬於羅馬小劇場(Odeon),主要用作較小型娛樂節目,如演奏音樂、誦詩、辯論或講學;或者可能是羅馬市議會場(Bouleuterian)

威爾遜拱門下西牆底部出土的
西牆石層與劇場

威爾遜拱門下西牆底部出土的劇場

考古學家認為戲場從未被正式啟用,因為樓梯和石牆有未完工跡象。真正原因,有待探討。但有學者提出,劇場半途而廢,可能與第二世紀 132-135 年爆發的巴葛巴起義(Bar Kokhba Revolt;第二次猶太人革命)有關。羅馬人忙於平息巴葛巴起義,在耶路撒冷羅馬化的工程受阻,而此劇場的建築最終停止。劇場底部亦發掘當時鋪石街道的排水道,應該與近年已開放的排水道連接,這排水道羅賓遜拱門直下流到南面大衛城西羅亞池( 見拙文<大衛城第一世紀街道上,發現耐人尋味的石建築物>)。

聖殿西牆大街流向南面大衛城西羅亞池的排水溝 (2012)

其實,約瑟夫都有記載 [5],大希律王早將羅馬娛樂文化(賽馬、田徑、摔跤、拳擊、競賽和體操等)帶進猶太地,甚至在耶路撒冷興建劇場和競技場,猶太人不能接受的。但是,這兩座建築物的地點,並沒有留下明顯遺跡,學者對其在耶路撒冷的位置持不同看法。不過,早期的羅馬劇場通常都用木材興建的,並且是臨時的,缺乏實物遺跡是意料之事 [6]。

以色列博物館第二聖殿時期
耶路撒冷模型全景,向北
箭咀指向羅馬劇場建議位置

以色列博物館
第二聖殿時期耶路撒冷模型
紅 - 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
黃 - 羅馬劇場建議位置

以色列博物館
第二聖殿時期耶路撒冷模型
羅馬劇場

這次在耶路撒冷西牆發現劇場,確是驚喜。

備註:

[2] 威爾遜拱門(Wilson’s Arch)是由英國探索家Charles Wilson 於 1864 年首先發現,因而命名。威爾遜拱門寬13米(42尺),長約 23米(75尺),實際上是一道從耶路撒冷城通往聖殿山的巨大石橋,石橋亦建有引水道,引水進入聖殿。

[3] 愛利亞(Aelia)是哈德良的羅馬族名;卡比多連拉是羅馬眾神之王朱庇特(Jupiter Capitolinus)。哈德良為耶路撒冷封上的新名,全名應是 Colonia Aelia Capitolina,意思是羅馬殖民城愛利亞卡比多連拉。哈德良亦在耶路撒冷聖殿所在地方,建廟獻與朱庇特。

[4] 哈德良將希羅城市規劃,套在耶路撒冷,興建南北和東西大街,大致上將耶路撒冷一分成四,此舉大體上決定了後世耶路撒冷城四分的規劃;參拙文<約帕門(Jaffa Gate)發現拜占庭時期的東西大街

[5] 《猶太古史》Jewish Antiquities 15.268

[6] Patrich, Joseph. "Herod's Theatre in Jerusalem: A New Proposal." 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52, no. 2 (2002): 231-39;另見 van Henten, Jan Willem. ‘Judean Antiquities 15, Whiston 8.1, Niese 267-276’. In Flavius Josephus Online, edited by Steve Mason, 15.268n1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