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28, 2010

亞伯拉罕獻以撒,迦南人獻嬰祭的背景

創世記22章記載神試驗亞伯拉罕,吩咐他將自己的愛子以撒獻為燔祭。這段經文實在令人驚駭,為什麼一個慈愛的神會告訴亞伯拉罕將自己的兒子殺死,獻為燔祭?明明是神賜以撒給亞伯拉罕,成就他與亞伯拉罕的約(12:1-3),為何現在又要將之獻為燔祭,一切打回原形?雖然神有生殺之權,但是這不是太殘酷嗎?更奇怪的是,亞伯拉罕不單沒有抗拒,反而遵照辦理,為什麼?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聖經作者完全沒有興建交代亞伯拉罕的心情。

聖經考古的資料,可以讓我們了解當時的風俗,舒緩現代人對這段經文的一些困擾。現在許多的背景釋經書,已交代經文背景,例如,在IVP Background Commentary創世記22:1的註解說明:「這個故事顯示亞伯拉罕對「犧牲」以撒並不陌生,也沒有因為耶和華的要求而感驚訝。但是,這個故事同時提供一個以牲代人的祭禮範例,在以色列和其他文化之做法之間劃清界線。」(Matthews 2000: Gen 22:1)

除了在迦太基Carthage等地方發現獻嬰祭的迦南宗教習俗之外,早在1978年,埃及學者Anthony Spalinger已發表了文章,討論幾幅埃及的壁畫,當中描述了迦南人的獻嬰祭。


其中一幅是紀念法老(蘭塞二世 Ramesses II 或麥倫普塔赫Merneptah)攻打迦南地的亞實基倫(Ashkelon)的場面,這幅壁畫位於埃及卡納克(Karnak)的大陽神廟(Temple of Amun),屬於主前13世紀,見下圖(Spalinger 1978: Plate VI;Mazar 1990: 235, Figure 7.1)

從壁畫所見,埃及軍正在攻打城鎮,城牆的格式屬於迦南人的建築,有外牆和內牆,雙方戰事戰況激烈,但仍未有戰果,因為城門仍未打開。留意在內城牆上右邊有一位城中的君主或王子,他左手舉起香爐,舉起右手向天呼求,後面的幾位長老也舉雙手向天,站著的長老們之下有幾個婦女(長老的妻子?),她們跪在地上,同樣切切向天仰望,外城牆上的人也有同樣的姿態。

在內城牆上的最左方和最右方,有人手抓住小孩倒垂下來。怎樣知道兩個下垂的人是孩童?按比例來說,身體較細小,頭上也有辮子,是古時典型孩童髮型。兩個小孩的肢體垂下,表明是已死的。

留意城中的長老並非向法老求情,而是向天上的神明求助。嬰孩祭的宗教意義,就是獻祭者獻上自己最重要的倚靠(即長子,因為長子是父老餘生的倚靠),表明單單信賴神明。這正是迦南宗教獻嬰祭的邏輯,就是兒子是神明所賜的,所以神有權取回其生命,人亦有責任將之獻上,而這種宗教的邏輯正在獻嬰祭上顯露無遺。

在列王紀下3章,以色列、猶大和以東聯兵攻打摩押王時,摩押王見戰況不利,使在城牆上將他的長子獻為燔祭:

王下 3:26 摩押王見戰事激烈,無法抵抗,於是帶領七百持刀的兵,想要突圍到以東王那裡,可是不成功,27 於是他把那要接續他作王的長子,在城牆上獻為燔祭。以色列人就遭遇極大的忿怒,於是離開他,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了。

有了這樣的背景,使我們明白創世記22章背後的宗教風俗,還有,使我們明白這段經文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抗衡當時外邦的風俗,因為獻以撒的故事,最終的結束,是耶和華沒有容許獻人祭,反為亞伯拉罕預備燔祭的羊羔。這樣看來,本身是一段難以令人接受的經文,反而有其必要存在於聖經當中,表明舊約信仰的獨特性,比別的宗教更「人道」。

舊約譴責獻嬰祭
事實上,舊約聖經亦強烈地譴責獻嬰祭,嚴厲警告以色列人不要隨從別國的作風:
申命記 12:31 你不可向耶和華你的 神這樣行,因為耶和華恨惡的一切可厭惡的事,他們都向他們的神行了,甚至把自己的兒女用火焚燒,獻給他們的神。

申命記 18:10 在你中間不可有人把自己的兒女獻作火祭,也不可有占卜的、算命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

利未記 18:21 你不可把你的兒子獻給摩洛,也不可褻瀆你 神的名;我是耶和華。

利未記 20:2-5 "你要對以色列人說:任何以色列人,或是在以色列中寄居的外人,把自己的兒子獻給摩洛,必要把他處死;本地的人要用石頭把他打死。 3 我也要向那人變臉,把他從他的族人中剪除,因為他把自己的兒子獻給摩洛,玷污了我的聖所,褻瀆了我的聖名。 4 如果有人把他的兒子獻給摩洛,而本地的人掩目不看,不把他處死, 5 我就要向那人和他的家族變臉,把他和所有跟隨他與摩洛行邪淫的人,都從他們的族人中剪除。

獻嬰祭在猶大國發生
王下 16:3 反倒跟隨以色列諸王的道路,甚至焚燒他的兒子為祭,好像耶和華在以色列人面前驅逐的外族人所行可憎惡的事,

王下 21:6 他又把他的兒子用火燒為祭,並且算命、觀兆,交鬼和行巫術;多行耶和華看為惡的事,惹他發怒。

之後,被約西亞王打壓,王下 23:10 他又污穢在欣嫩子谷的陀斐特,不許人在那裡將兒女焚燒獻給摩洛。

眾先知亦異口同聲的指責這些祭禮:
耶利米書 7:31 "他們在欣嫩子谷中,建造了陀斐特的邱壇,用火焚燒自己的兒女;這不是我吩咐的,我也沒有在心裡想過。

以西結 16:20-21 你更把你的兒女,就是你給我所生的兒女,獻給它們作食物;你所行的淫亂還算是小事嗎? 21 你竟宰殺了我的兒女,使他們經火,獻給它們。

小結
這些背景不單可以舒緩我們現代人對亞伯拉罕獻以撒的一些困擾,更可以明白這段經文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耶和華不接納人祭human sacrifice,創世記22章的結束,耶和華親自預備獻燔祭的羔羊,代替以撒,這種代贖的機制是與別國的宗教劃清界線。

參考資料
  • Victor Harold Matthews et al., The IVP Bible Background Commentary : Old Testament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2000).
  • Spalinger, Anthony J. “A Canaanite Ritual Found in Egyptian Military Reliefs,” Journal of 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Egyptian Antiquities VII-2 (1978), pp. 47–60.
  • Mazar, Amihai. 1990. Archaeology of the Land of the Bible: 10,000-586 BCE. New Haven;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星期五, 11月 26, 2010

尋找挪亞方舟的聲稱,聖經考古的回應

這一篇30分鐘的信息(按此下載),是在2010516日於我教會所講的,之前幾天影音使團剛來到我在芝加哥教會分堂,分享他們的發現,我與他們個別的討論過方舟的問題,同時也感到有需要教導教會如何從聖經考古角度分辨。 講題是「尋找挪亞方舟的聲稱,聖經考古的回應」,上載是因為讀過不少回應尋找方舟的文章和回應,仍感到這些發表未能純粹從聖經考古學的角度,點出這個聲稱的真正問題,就是我在前文所提過,例如:

1. 在前青銅時期Early Bronze Age (約主前3,300-2,300年間;簡稱EB)未發現普世性(或甚至地域性)的洪水沉積土;

2. EB時期土耳其和以色列的各EB遺址上沒有發現任何「物質文化斷層」material cultural gap 或「毀壞層」destructive layer

3. 相反,在整個的EB時期之中,各遺址更有不斷發展的「物質文化連續性」material cultural continuity

對於沒有接受過正式考古訓練的平信徒,或教牧來說,根本很難有效地回應。希望這短短的信息可以幫助有心的信徒作更有效的回應。

星期三, 11月 24, 2010

再挑戰「亞拉臘山」

剛剛收到Mark Wilson的聖經土耳其考古遺址手冊,是遠道從土耳其寄到的,十分高興。Wilson的《聖經土耳其》是土耳其考古遺址的大全,資料精簡,討論幾乎每一個新約出現於土耳其的大小古城,在每個遺址的介紹的同時,亦附加上聖經經文和經外文獻,方便把文獻資料和聖經地點連起來。

影音使團聲稱找到挪亞方舟這棟事件,至今仍未完全平息。最近Randall Price又發表報告,在各方面質詢影音的聲稱,見worldofthebible.com/Documents/Fall2010.pdf。但同時,我必須要提出,就是Randall Price的考古發表,也未被美國的專業考古學家所認同,Price本身也想尋找方舟,這種「考古就是尋寶」的看法,根本在專業的考古學界沒有任何地位。見Eric ClinesAmerican Schools of Oriental Research (美國近東研究學界)Price提出的各項挑戰(asorblog.org/?p=84)

Mark Wilson在《聖經土耳其》中,對所謂的「亞拉臘山」提出了起碼兩個挑戰。

Wilson指出現在所謂的「亞拉臘山」(聖經原文是眾數,不是一個山峰;見創8:4),即Agri Dagi,這個地方是方舟停泊之處的傳說,到了主後12世紀才開始。這也是我在之前的文章提過的,所以,現在的「亞拉臘山」根本就是信徒在非常後期發展出來的傳說,並無堅實的歷史根據。

另一方面,Wilson提出了一個經文的細節,是我以往未曾留意的。他說,現在的「亞拉臘山」地帶都處於高山地。「亞拉臘山」(Buyuk Agri Dagi)位於海拔之上16,854/5,137米;有人認為真正的「亞拉臘山」是另一個較矮小的山,又稱「小亞拉臘山」,位於海拔之上12,877/3,925米。

在創世記的記載之中,方舟停泊的地帶,有橄欖樹和葡萄:

創世記 8:11 到了黃昏的時候,鴿子回到挪亞那裡,嘴裡叼著一塊新摘下來的橄欖樹葉,挪亞就知道地上的水已經退了。

創世記 9:18 挪亞的兒子,從方舟裡出來的,就是閃、含、雅弗;含是迦南的父親。19 這三個人是挪亞的兒子,全地的人都是從這些人播散開來的。20 挪亞作起農夫來,栽種葡萄園。
Wilson認為,在這樣高的山地,不可能有橄欖樹和葡萄的,故此,可以排除這是方舟停泊的地方。(當然我認為9:20的葡萄園不一定要在方舟停泊處的一帶)
誰人宣稱挪亞方舟停在今天的「亞拉臘山」的話,除了要先回應我在先前文章中提出的質疑之外,還要合理反駁Wilson質疑
在這些種種的合理的質疑之下,影音使團等人的宣稱,更顯得脆弱和荒謬。
Wilson, Mark. 2010. Biblical Turkey: A Guide to the Jewish and Christian Sites of Asia Minor. Istanbul, Turkey: Yayinlari, p. 27.

星期一, 11月 08, 2010

最新出爐土耳其考古資料

Mark Wilson (土耳其考古權威) 終於出版了聖經土耳其的考古大全。這本大全討論在舊約聖經、偽經、新約和初期教父著作中約80多個城市、地區、省份或天然特徵。現在售價是30歐元。



新約考古學其中一個最大的挑戰,就是因為福音廣傳,所以新約的事跡多發生在巴勒斯坦地之外的地方(如土耳其的七教會,保羅傳道的地方,和當時的歐洲)。因為事跡發生在更廣泛的地帶,資料收集更艱鉅。


這本大全是新約考古上的一大進步,正期待這本書的到來。


詳細資料可參與這網站:http://www.biblicalanatoli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