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24, 2012

聖誕節故事:大希律王 vs 小孩耶穌

馬太福音第二章的聖誕故事,提到一位希律王(Herod the king)。在這個熟識的聖經故事之中,東方幾個博士,因看見生下來作猶太人之王的星,特來朝拜耶穌。誰知來到耶路撒冷的皇宮,才知道這位王不是生在耶路撒冷的皇宮,而是生在小城伯利恆。大希律和耶路撒冷全城的人都心裡不安,因為若真正猶太人的王出現,他便不能作王了,所以下令屠殺所有在伯利恆兩歲以下的男嬰。這位暴君,又稱為大希律(Herod the Great),到底來自何方?

希律背景
大希律的父親安提帕特(Antipater)是以東人,以東在馬加比王朝時期被猶太人所統治,以東人被迫改信猶太教。所以,按種族來說,希律本是以東人,按宗教來說,頂多是半個猶太人。

大希律生於約主前73年,那時正是馬加比王朝晚年(馬加比王朝在巴勒斯坦地統治了約一百年,公元前167-63年),雖然馬加比王朝曾一度使猶太人享受自主獨立,但到了晚年,王朝家族腐敗,明爭暗鬥,使巴勒斯坦地陷入內戰 ,形成權力真空,讓羅馬帝國親機可乘,速成國家衰亡。最後於主前63年,羅馬將軍龐貝(Pompey)佔領了耶路撒冷,控制整個巴勒斯坦地。 希律之父安提帕特一向懂得玩政治遊戲,取信於羅馬政權。當然有其父必有其子,希律本身也曉得討好羅馬。

長話短說,到了公元前37年,在羅馬軍隊的支援下,希律奪得猶大地和耶路撒冷,深得羅馬皇帝亞古士督(Augustus;又稱屋大維Octavian)的歡心,他建立了極度親羅馬的政權,作猶太地的王,直到公元前4年。

希律偉大的建築
老實說,希律的確配得稱為「大希律」,不但因為他使用強權維持巴勒斯坦地的秩序,與其父親安提帕特一樣機靈,懂得怎樣討好羅馬和處理國事,更重要的是,希律是一位偉大的建築師,在任時期,大興土木,建設甚多。在巴勒斯坦地之外,希律在至少13個地點建設。在巴勒斯坦地之內,希律在多過20個地點興建不同的設施。

最著名的當然是加建耶路撒冷的聖殿(即第二聖殿)。根據約瑟夫的記載,聖殿加建的工程始於主前23-22年,到了耶穌潔淨聖殿的時候,工程已進行了46年(約翰福音2:20),整個王程到了大約主後63年才告終,距離聖殿被燒毀只得7年時間。這座聖殿比所羅門王的還輝煌,共佔35英畝土地。初世紀的拉比對此讚口不絕,曾說:「未曾目睹希律聖殿的人,未曾體會什麼是美」(b. Baba Bathra 4a) 。華美的聖殿將耶路撒冷城搖身一變成為國際都會,城西更有希律王宮,聖殿山西北建有大型兵營安東尼亞堡。

除了耶路撒冷之外,希律在巴勒斯坦地還有不少全新建設或加建工程:

  1. 撒馬利亞(Sebaste):希律將之加建,改名作士巴斯度士(希臘文Sebastos=拉丁文Augustus亞古士督)
  2. 該撒利亞海港(Caesarea Maritima):希律將這個本身寂寂無名的地中海小漁港(Strato's Tower),演變成當地最大的人工海港,為提供食水,建設長引水道。另外,該撒利亞更設有劇場、跑馬場和亞古士督神廟,成為當時地中海的拉斯維加斯。
  3. 馬撒大(Masada):位於死海西部曠野山上,山上的北崖建有三層華美皇宮,山上西面是另一座皇宮,馬撒大山上有游泳池、蒸氣浴室、貯水庫和引水道,更設有龐大貯物室。馬撒大最出名的地方,當然是在主後73年,成為猶太人反羅馬的最後一個基地;
  4. 希律堡 (Herodium),位於伯利恆附近,守著希律領土的東南邊。希律堡亦設有游泳池、蒸氣浴室、貯水庫等,也是希律自己墓地的所在;
  5. 耶利哥(Jericho):皇宮內亦設有蒸氣浴室、劇場和花園等;
  6. 馬加拉斯(Machaerus):位於約旦河東的高原之上,也就是後來希律安提阿(Herod Antipas; 大希律其中一個兒子,在大希律死後管轄加利利省和約旦河東的比利亞省)將施洗約翰斬頭的皇宮(見約瑟夫《猶太古史》Antiquities of Jews 18.5.2 [116-119])
  7. 其他:塞浦斯(Cypros)、亞歷山大堡(Alexandrium)、該撒利亞腓立比(Caesarea Philippi,或巴尼亞[Pania])、安提帕特城(Antipatris)、希伯崙(Hebron)、哈拉基勒斯(Hyrcanus)。

以上只是希律建立的一些顯明例子,他所下令建築的,多不勝數,所以考古學家認同,大希律是現代時期之前,最偉大的建築家。希律對羅馬文化的崇尚有加,不但於巴勒斯坦地之外有建設(如雅典),更在自己的領土之上大興土木,不遺餘力地將猶太人的地方羅馬。不但如此,以上好幾個地方,都坐立於希律領土的東南面,為羅馬鎮守著東防線。



(希律堡 Herodium) 


 (希律堡 Herodium 山頂,東塔) 


(馬撒大北山崖的三層皇宮) 


(以色列博物館的第二聖殿模型)


(以色列博物館的第二聖殿模型)

但希律不是因為偉大建築而流芳百世,而是因他生性嫉妒,經常猜疑旁人而臭名遠播,對異見者格殺勿論。希律就是如此殘暴之君,所以差不多四百年之後,Macrobius (主後395-423)諷刺地寫道,當亞古士督聽聞希律屠殺伯利恆的男嬰之後,便說:「做希律的豬,還比做他的兒子好得多!」 雖是寫於後世,這句話形容希律非常貼切。

大希律對小耶穌
馬太福音 2:16記著說:「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候,凡兩歲以內的,都殺盡了。」雖然沒有經外文獻証明希律屠宰伯利恆小孩一事,但是按背景所認知的希律,不難想像。

可是,希律有多大的權力,也不能除滅一個小孩耶穌。不但如此,希律也被東方來的博士愚弄,這些本是外人,並不熟識本地的道路,卻得到主指示,從別的路安全回鄉!按照巴勒斯坦地的地理,博士沒有按原路歸家,即從伯利恆回到北面耶路撒冷,他們走的「別的路」理應是從伯利恆往東南走到猶大曠野的隱基底,再向東逃走。

馬太福音道出一個真理,真正掌權的,不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大希律,居然是一位手無寸鐵的嬰孩耶穌。聖誕節道出同一個事實,以信心的眼睛穿越現實背後的真相,就是那不能看見的神始終掌權。到了馬太福音的結束,這位主耶穌,生下來作猶太人的王,卻甘願死在十架上,死時卻被稱為「猶太人的王」,當耶穌在十架上時,「在他頭以上,安一個牌子,寫著他的罪狀,說:這是猶太人的王耶穌」(馬太福音27:37)。但他卻死而復活,擁有「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馬太福音28:18)。

11 則留言:

匿名 說...

主内的陈牧师:
圣诞快乐!
我向来都是你blooger的常客,谢谢过去一直透过这网站推动信徒们了解圣经考古对圣经理解的显著成果。而这一篇有关圣诞记载的分享,我个人仍有两个问题想向你赐教:[1]为何杀两岁以下的男丁中,与耶稣同期出生的施洗约翰亦能避过大希律所颁杀男婴令的一劫?
[2]众所周知,马太笔下的耶稣家谱与路记笔下是有所不同,特别是大卫的下一代,马太记著是所罗门,而路加记著是大卫另一儿子拿单,按你己见,你会怎样解释给信徒听?
阿敦 谨上

Mark Chan 說...

主內阿敦,祝新年快樂:

第一個問題,馬太2:16的解答是:希律見自己被博士愚弄、就大大發怒、差人將伯利恆城裡、並四境所有的男孩、照著他向博士仔細查問的時候、凡兩歲以裡的、都殺盡了。而施洗約翰則不在伯利恆。希律只按博士星象的時間資料,除滅伯利恆兩歲之下的小孩。

家譜相差的問題,普遍來說,有三個解釋的方法:(1) 馬太家譜追索約瑟的家族;而路加則追查馬利亞的家族;(2) 馬太的家譜追索律法上的祖藉(legal ancestry);差別之處是因為馬太家譜包含了藉著利未婚姻法(申命記25:5-10)「被收納」(adopted)的人名;路加家譜是確實的歷史。

我認為現代讀者要做的,不是將兩個家譜的並列,以各類現代人的憶測協調之間的差異。兩個家譜的文學目的,都不是要仔細提供耶穌肉身祖宗的名字,這現代人感興趣之處,古人所著重的,不是逐一數算名人的家譜,而是使用家譜來按達神學的重點

馬太家譜最顯赫的是大衛,大衛的名字在希伯來文是DVD,字母的數值加起來等於14 (4+6+4)。14當然是馬太家譜結構的原素,1:17將家譜分成三個14代,而大衛在馬太家譜排行14。實質上,馬太家譜三段的人名數目分別是13, 14, 13,當然古代的數算方法,有時包括頭或尾,有時不算在內,數法不一,較有彈性;所以不能以現代人眼光來衡量聖經家譜。此外,馬太明顯省略了一些名字,為了達到他預設的三重十四結構,這也是古代家譜的通用寫法。再者,「生」(英:beget)的意思,不一定是父生兒子,許多時指後代,而沒有說明之間相隔多少代。

馬太神學之中,耶穌是「大衛的兒子,亞伯拉罕的兒子」,王族也;路加來說,耶穌是「神的兒子」。

以上只是我的愚見而己,希望有幫助吧。

匿名 說...

主內的陳牧師:

謝謝你百忙中回覆殺嬰令與耶穌家譜的疑問。其實過往一年有空細讀您所寫的文章,當中有不少文章啟發自己更進一步思索聖經經文的理解。其中這一篇"主後70年聖殿被毀的考古明證 1"中,我想請教:
[1]耶穌所言,將來必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石頭上面,每一塊都要拆下來。那麼,主後70年聖殿被毀後,現今所剩下的西牆(West Wall),仍能保留這一段,乃是後來的修補嗎?是否主後70年聖殿被毀不應完全按耶穌字面的話所理解,應有少部份聖殿根基是有石頭在其上?
[2]有不少曾參觀西牆的朋友對我說:導遊解說這西牆上還依稀可找到一句希伯來文的經文,按你過去在耶路撒冷舊城的考察,這說法是塗聽徒說,還是有考古根據?

這些問題是不緊的,待您有空,並不影響你手頭上的工作才回覆。

願主的恩手繼續賜福與您,並您手所作的工!

阿敦 謹上

2:12 上午

匿名 說...

主內的陳牧師:

平安!今天突然想起有關嬰孩耶穌出生記載的事蹟,於新約次經二世記的作品Protevangelium of James 22:1-24:3竟有記載了希律是有追殺嬰孩施洗約翰,幸好她母親伊利沙伯逃往猶大山區,並呼求上帝,結果裂山而開,收容了這對母子,且得天使保護。可憐是施洗約翰的父親撒迦利亞被希律的部下追迫下說不出嬰孩的下落,最後慘死在聖殿之內(似乎該卷次經意圖把太二十三35:「在殿和壇中間所殺的巴拉加的 ... 正典末卷的結束,而耶穌所以提到從亞伯的血起,直到撒迦利亞的血為止,聯想一起)。從這處的記載,反映了當時有部份信徒試圖把耶穌的嬰孩至童年的記載作補篇。按己見,上帝著天使表明揀選嬰孩施洗約翰作彌賽亞的先鋒,並預言他的使命,便自當保守該嬰孩到底。至於上帝如何保守嬰孩施洗約翰,似乎不是福音書作者的焦點,就正如您所言,是有其神學性,基督的降生和上帝對他的保守,才是焦點所在。無論怎樣,謝謝您的意見。
阿敦謹上

Mark Chan 說...

主內阿敦,

謝謝你的回覆和指出《雅各嬰孩福音》的資料,這卷高舉馬利亞的書,引用希律殺伯利恆小孩的一段十分有趣,明顯作者是要高舉馬利亞。就我所知,施洗約翰出生之地是「猶大山地」(路1:39),後在猶大曠野長大(路1:80)。

另外,我贊成你的說法,不應將「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石頭上面,每一塊都要拆下來」以直接字面解,這句話的意思是要表達對聖殿毀壞的嚴重性和徹底性。

另外,你提到在西牆上依稀的希伯來文刻字,應該是在羅便臣拱門之下的一塊刻有希伯來文的石頭。旅客站在拱門之下,若細心看,便可留意得到其中一塊石上刻有希伯來文,見下一篇短文的相片。

匿名 說...

主內陳牧師:

新年快樂!謝謝您耐心和詳細回答我的提問,並特別花時間整理有關羅賓臣拱門之下的一塊刻有希伯來文的石頭。
確實過去在教會內,曾聽過一些解經的說法,是值得進一步判別,其中一個有關聖誕節的觀點正想向您賜教:
曾公開地聽過有講員指出耶穌的出生可透過推斷祭司班次(即撒迦利亞是屬『亞比雅班』),並透過瑪利亞懷胎十月,而推算出應介於猶太節期住棚節內,而當時旅店滿了,正好反映這段日子應在節期中。未知你對這觀點的看法如何?

希望在藉這聖誕節節期,我所提出連串對新約記載耶穌的出生的疑問,能彼此豐富和激發大家的思考。

另外,我想這一年立志更多了解聖經考古的資料,對業餘的初學者而言,訂閱BAR是不是一步好的讀物。至於您曾推介的NIV Archaeological Study Bible by Walter C. Kaiser, Jr. & Duane Garrett,方便介紹多幾本入門書。

希望您在華人基督徒群體推動聖經考古能繼續力上加力!

後輩

阿敦 上








Mark Chan 說...

阿敦,不用客氣,只是我的一點意見而已。我聽過以亞比雅班次推斷耶穌在住棚節說法,甚至是提斯利月(Tishri)十五日,這大慨有可能吧,我未有很絕對的意見。福音書作者似沒有說明這一點,我感到太多憶測也未必對了解經文有很大貢獻。再者,四福音之中,約翰福音刻意說明耶穌實現了猶太人所有重要節期:安息日(5),逾越(6),住棚(7-9),修殿(10)等,也沒有將耶穌出生和住棚拉上關係。

假如你對考古想更多認識, 除了訂閱BAR和使用NIV Archaeological Study Bible之外,亦可以讀一些有份量的書. 可惜華文方面實有沒有. 英文可有不少, 基本入門的有:
Eric Cline, Biblical Archaeology
James Hoffmeier, The Archaeology of the Bible
較為舊, 但不失為參考的: Alfred Hoerth, Archaeology and Old Testament;John McRay, Archaeology and New Testament.
對於考古和聖經解釋連結的解經書, 近年多了不少,例如: IVP Bible Background Commentary是最好的開始,也有中文譯本. 另外考古釋經的就是的我blog介紹的Zondervan Bible Background Commentary,由John Walton等著作和主編,其實是IVP Bible Background Commentary的更詳細版。
還有Lawrence Stager的Life in Biblical Israel,就是以考古學進路,理解聖經。

希望你會在新一年對聖經考古有更多得著,可以分享!
Mark

匿名 說...

主內的陈牧师:
谢谢您百忙抽时间回覆耶稣出生日期的提问,并介绍一些圣经考古的入门书。
当谈及耶稣的出生,您曾在部落内介绍耶稣在苦路的考古资料,容我问一问有关钉在十字架的情况吗?问题如下:
在Biblical resource study center的网站内,其负责人兼讲员Dr. Fleming指出,耶稣钉十架并非整座工整的高高悬挂之十字架(如同电影"耶稣受难曲"[The Passion]),乃是挂在附上横梁的短身橄榄树,请参看http://www.biblicalresources.net/_videos/trees-as-crosses.html.
我曾阅读过Jesus Seminar的学者John Dominic Crossan在The Historical Jesus: The Life of a Mediterranean Jewish Peasant, 1991一书,该书最后一章提及耶稣所钉的十字架是離地面不遠,故此十字架受刑者死後,可能仍挂在木头上,并且受刑者的遗体成为野狗的食物。但另一方面,我曾听闻有些牧者认为,耶稣的死罪是叛国的大罪,故罗马政府以高高挂在十字架的刑具,以儆效犹,提醒所有具叛国之心的人,最终失败的下场便是这样!这两方的意见,对我们理解耶稣钉十字架的情景会产生不同的图画,那么,按你个人在耶路撒冷的考察和修读圣经考古的课堂上,有否得出一个较确定的图画重塑当时耶稣钉十字架的情境?

同样是这一句,以上这问题是不急的,待您有空,并不影响您手头上的工作才回覆。

阿敦 上


Mark Chan 說...

阿敦, 先謝謝你的回覆.
我的認知當中, 十字架應是如你所說, 不是高高掛的, 而是較低, 可能只是普通人的視線, 因為這樣的刑法, 是一種羅馬政治的刑法。高舉的十架相信是因為基督徒對耶穌被釘所成就救恩的神學詮釋. 約12:32 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另外,3:14 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等等。

另外,你提到John Crossan一書,我記不得許多細節,記得他說耶穌被釘在十字架,屍首會被野狗食了,所以耶穌不會被安葬。但也不是同情同理。1968年在耶路撒冷東北Giv'at ha-Mivtar第一世紀墓中發現骨盒,當中一人(骨盒刻上其名Jehohanan son of Ezekiel)的腳踝骨中仍穿有釘十架的鐵釘,這表明就算一個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也可以得到安葬,甚至享有第二次葬禮,其遺骨被收集到骨盒之中。

未知你的意見如何, 不妨分享一下

匿名 說...

主内的陈牧师:

谢谢您的回覆,并提及1968考古学者找这个有关脚跟有钉的骨头,以佐证被钉的犯人能安葬尸身。至于耶稣所用的刑具十字架,到底外型属拿一类?我尝试在网上资到一些资料,意见是纷陈的,其中有几点值得提出来:
[1]耶和华见证人的立场原来支持,耶稣所钉的十字架是直立在地的一根木柱(拉丁文:Crux simplex,即a single stake which is upright pole),其中一个理据是按新约希腊文xylon"木头"作依据。另外他们据称最古老的新约抄本(不知是否指拉丁文抄本)没有crux这一字,详细请参阅http://wiki.answers.com/Q/Why_do_Jehovah's_Witnesses_believe_Jesus_was_crucified_on_a_stick_and_not_a_cross。
[2]根据William D. Edwards, Wesley J. Gabel and Floyd E. Hosmer,"On the Physical Death of Jesus Christ"一文,十字架的种类有如下( Variations in Crosses Used for Crucifixion
Latin Designation):
Infelix lignum (Tree)
Crux simplex and Crux acuta (Upright post)
Crux composita (Stipes and patibulum)
Crux humilis (Low cross)
Crux sublimis(Tall cross)
Crux commissa[T-shaped (Tau) cross]
Crux immissa[†-shaped (Latin) cross]
Crux capitata[†-shaped (Latin) cross]
Crux decussata[X-shaped cross]

除了Crux decussata[X-shaped cross]外,其他皆有支持者的说法,实需要进一步判别。

有机会,会否代为问一问惠顿学院新约考古的学者,以作了解?

阿敦上

Mark Chan 說...

主內阿敦,
要決定第一世紀十字架的形狀和釘法, 要看當時古文獻所用的字眼. 沒錯可能有人會針著crux這個拉丁文字來引伸出十字架的形狀一定是這樣或那樣. 但是最大的問題是, 希臘文, 希伯來文, 亞蘭文甚至拉丁文都有形容十字架的字, 可惜單憑這些字眼都不能引伸十字架的絕對形狀, 因為這些字眼都缺乏精確度, 所以不能生硬說, 因為crux一字, 形狀必然是這樣或那樣. 就算拉丁文的crux字的意思可較精確, 但是crux亦帶更廣之意, 指各種不同方式的懸掛或釘法. 再者, 古人對十字架形狀的描述, 較有彈性, 不多介懷其特定性, 說到十字架刑法, 可指不同的形式. 一般來說在古時, 最重要的似乎不是釘或掛的刑法所用的形狀, 而是有人受了這種刑法的事實. 這不只是我的愚見, 而是來自David W. Chapman. Ancient Jewish and Christian Perception of Cruxifixion. Grand Rapids, MI: Baker Academic, 2008, p. 31. 這書是Chapman的博士論文, 分析大量當時猶太和基督教古文獻關於釘十架的講論, 之後作的結論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