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26, 2010

聖墓堂/花園塚 Holy Sepulchre/Garden Tomb - 初期教會傳統

先前提到,聖墓的位置到了主後325/326年,才被初期教會認定,之間相差300年之久。在這期間,耶穌墓穴一帶不單被城市發展所遮蔽,又被包括在城牆之內,到了主後132-135年,羅馬王哈德良Hadrian甚至將耶路撒冷改建為Aelia Capitolina時,在聖墓堂的位置上建蓋了維納斯神廟(Temple of Venus/Aphrodite)和羅馬廣場(見以下的地圖)。
南面直到橫越谷Transversal Valley的斜坡又被厚厚的碎石堆積,這個地方的地型已被改頭換面,本身的聖墓又被遮蓋,到底初期教會如何保存著聖墓位置的傳統?

以色列考古學家Shimon Gibson,他不是基督徒,卻支持初期教會口傳傳統oral tradition的確實性,認為沒有理據去懷疑耶穌的忠心門徒,不能保留聖墓的位置。他提出兩方面的理據(Gibson 2009: ch. 8)。

首先,約在主後190年(這時已經是羅馬Aelia Capitolina的時候),教父Melito of Sardis說,當他在耶路撒冷時,有人指示他,耶穌被釘死的地點就在城中街道中間(Taylor 1998: 189)。Melito所見的,似乎是一個顯而易見的路標,有可能就是現在聖墓堂當中,突出的各各他岩石。聖經說,在各各他(意思是髑髏地),除了耶穌,同時也有兩個強盜被釘。按著Gibson研究聖墓堂的各各他岩石,其面積不可能容納三個十字架(這當然是假設這塊岩石的面貌一直沒有改變),他認為這塊岩石是這地方的標記,可能其貌似髑髏,亦有可能這是一個死刑的地方,所以被稱為髑髏地(要留意的是,聖經說這個地方「名叫各各他,就是『髑髏地』的意思」,聖經沒有說過,這是一座山,不沒有說這個地方外貌似髑髏。如果說一個山崗外貌似髑髏,所以這是耶穌釘十架之地點,這是將讀者的意思讀進去經文裡面)。無論如何,這塊突出的岩石,可能就是聖墓所在的一個天然路標。所以,初期教會一直保存著聖墓的位置,並不是非議所思的。

所以,到了主後325年,在尼西亞議會上提出建設聖墓堂的建議,主教Macarius便能立刻指出墓穴的位置,作為目擊者的優西比烏Eusebius,說墓穴的發現是「出於所有意料之外」(因為它在城牆之內?),而君士坦丁則說:這個發現是「超越所有的驚喜」。這可能有點跨大,但是這些資料表示,聖墓的位置不單存留在初期教會的記億當中。 (Hunt 1984: 8)。

優西比烏Eusebius (263-339)是初期教會的凱撒利亞的主教Bishop of Caesarea,他討論到各各他的地點時說:在羅馬王哈德良時的耶路撒冷,稱為Aelia Capitolina,主被釘死的地方,位於錫安山北部的旁邊 (Eusebius, Onomasticon 74.19-21)。錫安山北面的旁邊,正是聖墓堂的位置。

第二,Gibson認為,初期教會之所以能指出聖墓的位置,是因為當時耶路撒冷的墓穴,都有門面façade,即便簡單的墓穴,門口亦必有記認,說明墓穴屬於那人或那家族。在耶路撒冷的東北發現一個同時期的墓穴,墓門的雕工仔細,但奇怪的是,裡頭一點都未開始,可能墓主未能完成工作?或是因著主後70年耶路撒冷被毀而被迫停工?。但是,這個半途而廢的墓穴,似乎表明墓穴建築的次序,是由墓門開始的。堂皇華麗的墓門,也是當時耶路撒冷人的身份象徵(見太23:27-29)。

如此,我們可以明白,為什麼新約福音書的作者,談到耶穌埋葬的地方時,都說明那是屬於亞利馬太的約瑟的新墳墓裡 (太27:57; 可15:43; 路23:50; 約19:38)。約瑟既是民間的富翁,他的新墳墓必有華麗的墓門,要記著這個墓穴的位置,絕對有可能。

考慮以上初期教會的傳統,聖墓堂為耶穌墓穴的傳統,就更加有力,相反,花園塚無論在考古、地理和傳統上,理據顯得更薄弱。

1 則留言:

http://hyesung000.blogspot.com/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