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3月 19, 2013

苦路十四站

兩年前寫過有關耶路撒冷苦路的一篇拙文,討論過耶路撒冷的苦路,起源追溯中世紀十四世紀,現今共分十四站的苦路最後在大約十八世紀時形成,苦路並不符合考古背景,也不全合乎聖經記載。

快到基督教的受難節,教會紛紛籌備受難節崇拜,在此將中世紀苦路十四站連相片列出,紀念受難節,再走走這信心之路。


耶路撒冷舊約苦路各站地圖

第一站:安東尼亞堡:彼拉多審判主耶穌(可15:6-20),現時是一所亞拉伯學校,也是安東尼亞堡遺址所在。



第二站:舖華石處:耶穌背起十架(約19:17)

第三站:十架沉重,主耶穌首次跌倒


第四站:馬利亞遇見耶穌之後跌倒在地


第五站:古利奈人西門被迫為主背負十架(可15:21)


第六站:維羅妮卡為主抹去汗血


這一站是中世紀傳說中一位維羅妮卡Veronica用手巾為苦路上的主抹臉,手巾印上耶穌的形象,拉丁文vera icon,即「真形象」,引伸出Veronica。


第七站:主耶穌第二次跌倒


第八站:主耶穌對耶路撒冷的婦女說話(路23:27-31)


第九站:主耶穌第三次跌倒


第十站:髑髏地:主被剝去衣服(可15:24)


第十一站:髑髏地:主被釘十架(可15:24)


第十二站:髑髏地:主死在十架上(可15:37)


第十三站:髑髏地:主的屍體從十架被取下來(可15:46),之後被放在「塗膏禮之石  」(Stone of unction)之上。




第十四站:髑髏地:主的身體被安葬在亞利馬太人約瑟的新墳墓中(可15:46),現時聖墓堂的中心,圓大廳當中的「小房子」(edicule) 





若按文獻和考古的話,耶穌所行的苦路,應從舊城以西的約帕門以南,現今大衛堡博物館之內的大希律皇宮之處開始,見拙文新苦路。不過,中世紀的苦路歷史悠久,是歷代信徒對耶穌為我們罪人受苦受死而傳留下來的屬靈遺產,它是「信心地理」(geography of faith)。在歷史之中,苦路讓信眾具體地領會神子耶穌為罪人為死所付上的重價。

關於苦傷路文章,參苦路 Via Doloroa新苦路

2 則留言:

匿名 說...

主内的陳牧師:

復活節節期平安!謝謝您苦路十四站的分享,天主教苦路的傳統中,第六站:Veronica為耶穌擦汗的傳說,作為在基督教教會,是抱有存疑的態度,凡不屬四福音記載,知道便可,不需取用,還是照按這天主教的傳統,可借用作默想基督受苦之用?

再者,這幾天當自己默想受苦與復活節節期中四福音相關的經文,有幾處不明之處,想向你賜教:
[1]為何耶穌被釘的過程中,羅馬兵丁會有興趣分祂的外衣,並拈閹祂的里衣?按現代人的觀念,死囚的衣物(可能被羅馬兵丁重重打傷後,祂的衣物亦應是血跡斑斑),有何價值可言?在考古學所重塑的第一世紀中社會,是否在當時貧苦大眾人口佔極大比例下,死囚的衣物也在換物的市場下是值錢的東西嗎?
[2]約翰福音十九章中說分祂的外衣,並拈閹祂的里衣一事,應驗了舊約詩篇二十二篇的預言,但這詩原屬大衛的詩,乃是詩人(作者雖不一定百分百是大衛)寫出受仇敵逼害的苦況和心境,恰巧剛好與耶穌所釘的情境有一部份一致,那麼,在新約作者引用舊約經文時,所謂應驗,應不是原本舊約作者(如這一篇的詩人)的原意,乃是後來新約作者讀經時所體會,且與他所見證的基督生平之情境一致,以致借用過來,並加以引證預言彌賽亞的真實性。對持守猶太教的信徒(甚至未信者)而言,他們會否覺得新約作者是把舊約的經文穿鑿附會?我們當怎樣解釋新約引用舊約的課題?對我個人而言,因我是堅定確信約翰福音中門徒約翰的個人見証,且據四福音中記載耶穌復活後四十天的日子所向門徒解釋舊約所指向祂的啟示,以致門徒約翰引用的舊約預言應驗在耶穌身上,應是有耶穌的啟迪,加上耶穌明言,聖靈是叫人明白真理,在聖靈的引導下,新約作者應能貫穿舊約哪些經文是引證和應驗在耶穌身上。但對未信者沒有這種確信,他們必言如上所指"新約作者是把舊約的經文穿鑿附會"?怎樣能向他們解釋呢?

以上的提問是不急切的,知道你在教會中受苦和復活節節期需負責服待,待有空才覆。

繼續為您的事奉守望禱告!

後輩

阿敦 謹上

Henry 說...

最後埋葬之地本為山中,即係依家係同一個位,不過鏟左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