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09, 2022

2021 年十大聖經考古發現

 2021 年十大聖經考古發現



雖然因著疫情考古工作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但仍有許多重要的發現。
這個節目跟大家回顧 2021 年聖經考古的發掘成果!

00:00:00 (十) 塞琉古堡壘
00:02:48 (九) 埃及王法老合弗拉戰碑
00:05:25 (八) 亭拿谷銅礦場紫布碎
00:11:34 (七) 拉吉初期字母銘文
00:15:50 (六) 耶路巴力銘文
00:17:38 (五) 希西家/約西亞耶路撒冷城牆遺跡
00:19:32 (四) 鴿子香脂樹紫水晶石印章
00:22:21 (三) 猶大礦野洞穴發掘
00:24:45 (二) 十架釘子的腳骨
00:27:16 (一) 抹大拉猶太人會堂

2021 年十大聖經考古的發現

2021 年剛剛過去,到底在這一年有什麼重要的聖經考古發現,可幫助我們認識聖經的世界?雖然過去一兩年疫情,考古工作受到限制和阻礙,但仍有許多聖經考古的發現。在這裡分享一下2021 年十大聖經考古的發現。當然不同人士會對十大考古發現下不同意見,在這裡,我分享我認為十大考古發現是什麼。

(十) 塞琉古堡壘


首先,第一個是一個塞琉古(Seleucid)堡壘,是希臘帝國在巴勒斯坦南面建立的堡壘,位於拉吉附近,拉吉在耶路撒冷西南方,對於耶路撒冷猶大地來說,是一個十分重要具策略性的城鎮。這堡壘本來是希臘軍隊進駐點,它的年份是公元前112年,這段時期發生了什麼事?你記得在兩約之間,約在167-63 BC,猶太人擊退了統治他們的希臘帝國後,建立屬於自己的馬加比王朝或者哈斯莫尼王朝,共有一百年左右獨立。當年獨立之後,他們仍往東南西北擴展。按照測年,這堡壘屬於公元前 112 年,正在馬加比王朝中間的時期,也就是馬加比軍隊往南面以東地攻打,包括拉吉,把這個希臘的堡壘摧毀。這裡找到機弦的甩石(sling stones),其他武器和攻打時留下來的遺跡。這是第十大的發現。

(九) 埃及王法老合弗拉戰碑


第九大發現是什麼?就是在埃及發現,埃及王法老合弗拉戰碑。戰碑完整地埋藏在地下,聽說一位農夫在耕地時,鋤頭擊中了這石戰碑。發現地方是尼羅河三角洲東面的Ismailia,屬當時法老埃及國東防線的地方。這類的戰碑往往是邊境的石碑 boundary marker,有如法老的腳印,表示這是他國的東防線。

這位法老名為合弗拉 Hophra,在公元前 589-570 年作王。這段時期跟聖經背景很有關係,因在公元前586年時便是巴比倫殲滅耶路撒冷,而這位法老作王時,正在這個時間。

耶利米書 44:30 提過這位法老。耶和華說:我必把法老合弗拉(Hophra)或其他的名稱,交在他仇敵的手中,和那些尋索他性命的人的手中,誰會尋索這位法老的性命,就是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耶利米說,耶和華會把法老的帝國,交給巴比倫,也會把末代的猶大王西底家交在他仇敵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手中。這裡說,神的子民不聽神的說話時,上帝會用自己的方法,興起巴比倫帝國管教他們。不只管教猶大國,也管教其他的國度,所以法老合弗拉,猶大國想投靠的勢力,也逃不過來,最後也被巴比倫吞併了,最後埃及帝國也結束了。

(八) 亭拿谷銅礦場紫布碎


第八位是這些紫色的布碎,發現的地點是亭拿谷 Timna Valley,位於以色列南面,當時是一個大的銅礦場。過去多年,考古學家也研究這個銅礦場的遺跡,發現大型有規模的工業。Timna Valley又叫作Slaves’ Hill 奴隸谷,在 google map 可見,這地仍是污黑黑的,因是銅礦集中之地。今天你到這地方,除了是曠野的沙石之外,以色列的南面非常乾燥,也有許多銅礦剩下來的銅渣滓,在這裡發現一些染上紫色的布料。古代當中,紫色的布碎是很難找到的,因為在古代最難得到的染料就是紫色。其實今天如是,我認識一些從事印刷油墨的朋友告訴我,最難最明貴的染料仍是紫色,正如中文有話說,紫氣東來。

在聖經的世界,紫色是皇室重用的顏色。你記得當耶穌上十字架前,羅馬兵士戲弄耶穌時,將紫袍穿在他身上,戲弄他說,這個王竟然是被釘十字架的。

紫色是尊貴,每當在聖經出現時,都是一些明貴的產物。所以,我們稱之為皇室紫色royal purple,或者特別的名稱,推羅/泰爾紫色Tyrian purple。為什麼?因為近東巴勒斯坦地,紫染料的著名出產地,就是泰爾/推羅(Tyre)。泰爾/推羅位於北邊腓尼基Phoenicia海岸的地帶,這裡有許多深水的海港,其中海灣便是泰爾/推羅,你記得還有西頓,或北面其他的海港。

這些海岸會找到骨螺 murex shell,是紫染料的來源。提煉紫染料的過程是相當花人力。你要搜羅許多骨螺,把裡面的肉剔出來,剔出分沘腺,才取出一丁點的紫染料。要有許多骨螺,用許多功夫,才能集成足夠的染料,把一件衣服染成紫色,或者差不多的顏色:紫藍,紫紅。

在以色列南面的銅礦出土紫布料,不但珍貴,也告訴我們當時社會的結構有相當進步。但當我們看考古發現時,也要留意發現地區,和發現意味著當時社會的什麼現象。發現的地方 Timna Valley乾旱偏南,屬於當時的以東地,時間是公元前十世紀,當時是大衛所羅門聯合王國的時期。在偏遠的南面找到紫布料,顯示北邊腓尼基出產的紫染料,經過通商的方法,長距離的來到南面。這先表明有長距離或中距離的商貿,當時的世界通商十分活躍。另外,珍貴的紫布也代表當時社會有一定的階層分別 stratified,有高層貴族的出現,他們擁有這些紫布料,之下是很多礦場的工人,這些發現提示有邦國國家政體的結構存在。

紫布料做了放射碳的測年,結果屬於主前 1114-933年之間,正是大衛所羅門的時間。對聖經歷史有何重要性?紫布料表示有社會邦國的出現,可有邦國的形成state formation,可以回答一些質疑在公元前十世紀大衛所羅門王朝的真實性,當時絕對有可能有邦國的形成。在以東地已經有這些跡象,何況在大衛和所羅門的巴勒斯坦地。

(七) 拉吉初期字母銘文


第七位屬於拉吉初期字母銘文。每當考古發現銘文,好像這塊拉吉初期字母銘文,都是十分重要的。有人有書寫能力,代表有文士scribe的存在,暗示有政府的人員,他們要作記錄,敘事或交易等,反映當時社會有一定的複雜程度。

不但這樣,字母語言也繼續在發展當中,或者說有被普遍地使用。字母語言的演變,特別在巴勒斯坦地帶,首先出現於埃及西奈半島的錄寶石礦場,稱 Serabit el-Khadim,當中找到一些象形文字變成的字母的刻文。這是現今最早期的字母文體,屬於主前1800年時期。然後在公元前十世紀的時候,就有古希伯來文出現。之間的演進發展當然有不同的字母銘文出土,但是越多的字母語文銘文發現,便可以補修中間字母演進的缺位 missing links。在拉吉發現初期字母語言,就給了我們另一個連結,可重構中間的幾百年字母的演變。

為什麼字母語言如此重要?因為它比其他如楔型文字 cuneiform,埃及象形文字 Hieroglyph更簡單,並且傳播力更容易。字母語言不需要記憶許多的字詞,有限的字母便能組成字詞,例如:英文,希伯來文,迦南文等,都是方便的字母體,便於組成語言。

在這塊小小在拉吉出土的字母銘文,可以找到六個字母。第一個像圓形的字母,是 ayin;第二個是正方形有缺口,是 bet 第二個字母,第三個是長方形加上一直線,是dalet。Ayin,bet,dalet拼起來,似乎是 ‘bad (ebed),意思是僕人或奴隸,可能是人名的一部份,常在西閃族的名字出現。下面找到 nun, pey, tav, 拼出 nopet,意是蜜糖,也可能是名字的一部份。

無論如何,這些文字一直演進到鐵器時代 Iron Age公元前十世紀,就出現希佰來文。這都是重要的發現,當時的社會有讀寫能力,雖然只有小部份人擁有,但確有這種語言的技術,而且這種技術對邦國的建立十分重要。

(六) 耶路巴力銘文


另一個銘文是主前 1100 年左右,士師的時期。士師記當中有一人物叫基甸 Gideon, 他的綽號是耶路巴力,2021年出土了耶路巴力銘文,也是先前影片曾經提過的。這個 jeruba’al是在一塊小小的陶片上找到,翻譯出來就是耶路巴力。正如所說,耶路巴力是基甸的綽號。

找到這陶片的土丘,叫 Khirbet al-Rai 亞拉,與剛才的拉吉相近。學者雖然知道這是士師記時期的銘文,也巧合的提到基甸的綽號耶路巴力,但是銘文所指的應該不是士師基甸,因為基甸是在北邊耶斯列平原下加利利地帶與米甸人爭戰的,地理上與此相隔太遠,但時期上是一樣,揍巧地在士師的時代,又出現另一位基路巴力,可能是另一人的名字,或是人名的一部份,或綽號。剛巧的公元前 1100 年,基甸也叫基路巴力。

(五) 希西家/約西亞耶路撒冷城牆遺跡


第五大發現是耶路撒冷大衛城東面找到屬於希西家/約西亞年代的一段城牆。城牆約幾十尺長,保留下來大概人的身高,屬鐵器時代 Iron Age希西家和約西亞的時期。左下圖看到大衛城,東邊就是所謂的東牆 eastern wall作防衛的石牆。

我們知道希西家/約西亞年代之前,在聯合王國大衛所羅門時候,耶路撒冷只有聖殿山到南面大衛城長長窄窄的東山的範圍,當時耶路撒冷只有這麼小。但希西家時候,公元前八世紀末,公元前700多年,耶路撒冷由本身聖殿山大衛城,往西擴展,包括了西山和現在舊城南面一帶。在舊約歷史中,這個耶路撒冷是最大的。在東面找到一段城牆,代表希西家和約西亞時的耶路撒冷,是最高峰時期,城牆保障也最堅固。

(四) 鴿子香脂樹紫水晶石印章


第四大發現,我認為就是這個水晶石印章 bulla,刻上了鴿子香脂樹。你看見刻上一只小鴿的嘴巴,然後有一樹幹,上面有五只果實。這棵是什麼樹?專家花了一點時間尋訪,認為是聖經所說的香脂樹。印章屬於公元後一世紀,於聖殿山西南角的退水道發現,這印章長度只有 10mm

耶利米書提過乳香的香脂樹balsam tree,約旦河東的山地基列盛產香脂樹和乳香,又叫balm of Gilead,基列的乳香,有醫藥成份的,是當時的名藥。有什麼病痛,可用乳香治病。

耶利米書 8:22說:基列沒有乳香嗎?為什麼要去另一地方想得到痊癒?耶和華說,基列沒有乳香,難道那裡沒有醫生嗎?我的同胞猶大人為什麼不得痊癒?因為他們敬拜的不是耶和華,而是別神。他們找其他地方,找其他人來幫他們。

這是第一次在考古文物上,出現乳香或香脂樹的刻劃。這印章可能屬於一位名人富商,他可能有香脂樹園林,或擁有出產乳香的工業。來到耶路撒冷,可能遺失了這明貴的印象;兩千年後才被考古學家發現。

(三) 猶大礦野洞穴發掘


第三大發現是猶大礦野洞穴出土的文物,之前節目也曾介紹,首先是所謂的死海古卷。這死海古卷並非昆蘭社團的死海古卷,那是公元前一和二世紀的文物。這死海古卷是出自猶大曠野其中一個洞穴,是希臘文寫的,屬主後 132-136年間。當時正藉猶太人第二次起義反對羅馬政權,叫Bar Kochba Revolt,當時義士逃難時帶著經卷,收藏在山洞中。猶大曠野乾燥,經卷保留非常完整,如今在山洞發掘的工作中找回來。其中的經卷是撒迦利亞書 8:16,先知告訴人民,要說真話,在城門口要憑誠實公平行審判。

在其他猶大曠野山洞,也找到更遠古屬公元前4000年的一副小童骸骨。另一個更重要的發現,是屬於公元前8500年 Neolithic Period (新石器時代)的,當時人類剛剛掌握耕種,山洞中找到大草籃子,用作儲藏穀物和收成品。草籃子是大大的,也是考古發現上最遠古的草籃子。乾燥的猶大曠野將之保全,好像原封不動。這表示猶大曠野一帶,包括北面的耶利哥,人類歷史最遠古的城鎮,在公元前 8500年時,氣候可能相當溫和,農產豐富,要有大的藍子收藏農產。

(二) 十架釘子的腳骨


第二大發現是一根十架的釘子留在一個人的腳骨之中。這腳骨當中,被一根羅馬釘十架的釘子穿過。可能,在埋葬時不能拔出釘子,便留在骸骨當中。時間方面,這根人腳骨是屬於公元後第二世紀AD/CE,主後100-200年間。發現的地點是英國的羅馬城鎮Fenstanton,當時是公元後二世紀,羅馬帝國向四方八面擴展,直到英國。

釘十字架的考古文物是很難找到的,雖然文獻常提到羅馬帝國用酷刑十字架打壓異見份子,但少見考古文物直接與此有關。1960年在耶路撒冷一個墓穴Giv’at ha-Mivtar也找到一棵腳骨,屬於一位猶太人,當然他的命運是被釘十字架,腳骨也有鐵釘穿過的。

按照這種的證據,可知當時釘十字架的形狀,兩腳釘在木樑上,鐵釘穿過腳骨,左右各一根。想到主耶穌釘十架的形狀應如此。

(一) 抹大拉猶太人會堂


最後最重要的發現是什麼?我選了在抹大拉發現的猶太人會堂。在抹大拉,之前已經出土了第一個猶太人會堂,誰知在這小小的漁港又發現另一個第二個猶太人會堂。年底因為政府要擴闊公路,便做了一些考古的工程,發現第二個猶太人會堂。

圖中可見第一個猶太人會堂,今天去 Magdala 抹大拉,又叫Migdol,便可以看到已經整理妥當,可以觀賞的第一個猶太人會堂,也有一塊叫 Magdala Stone 抹大拉石,由工匠在石上刻了七燈台 menorah,兩邊有大水罐,代表豐盛。這些都是第一個會堂的發現。現在找到第二個會堂,表示抹大拉的重要性。

看看其他文獻提到抹大拉,也是舉足輕重,雖然福音書只提到抹大拉的馬利亞。約瑟夫稱抹大拉為Taricheaea (塔里奇亞),希臘文意思是鹽魚鎮 place of fish-salting。後期猶太人經典塔木德 Talmud 提到Migal Nuniya,即 Fishes Tower 意思,魚樓,將所捕獲的魚放在樓房上風乾,成為魚干。抹大拉出產的鹽魚十分著名,連羅馬歷史地理家也提及,Strabo在他的大典自然歷史 Natural History 提到 Taricheaea加利利湖出產極好的咸魚。約瑟夫也說抹大拉滿有造船材料和許多優秀的工匠,並且港口可以停泊很多漁隊。可見,抹大拉石也許就是當地出色的工匠做的,而抹大拉實是重要的猶太人城鎮。

抹大拉位於加利利海西邊的一個港口,再讀當時文獻,第一世紀怎樣提到抹大拉Taricheaea (塔里奇亞),真是享負勝名,出產咸魚,馳名於京城羅馬。人聽見抹大拉時,都說其出產咸魚上等,用的鹽也是上等。

在這背景之下,你讀耶穌的登山寶訓時,你要作光作鹽,對當時的聽眾來說,十分熟識。作光作鹽,享負勝名,中外馳名。世人聽到你的名字,聽到教會,聽到信徒時,天國子民,他們想到什麼?是不是享負勝名,馳名中外,人人都稱讚的,很大的提醒。

十大聖經考古發現,希望幫助你反省聖經的世界,讓你認識聖經的話語。


星期六, 7月 24, 2021

耶路巴力銘文 Jeruba’al inscription


這是聖經考古 YouTube 短片<耶路巴力銘文 (Jeruba'al inscription)>的文章。

在上面的照片,你可以看到寫在兩塊陶片上的墨水字母,這些字母屬於原始迦南文 Proto-Canaanite。這塊陶片屬於公元前 12 世紀末—11 世紀初 (所謂鐵器時代 I Iron I – 1200-1000 BCE),即是舊約聖經歷史的士師時代,以色列人初入主迦南,在社會上開始邁向王國時代,就是聖經所記有關士師,撒母耳,掃羅和大衛等的故事。


最近社交媒體都有報道這個新的考古發現。其實這塊陶片是在 2019 年出土的,發現地方是Khirbet al-Ra‘i 亞拉土丘,在下面的地圖,你可以看到 Lachish 拉吉,是以色列國很重要的城鎮,拉吉的西面 4 公里就是亞拉土丘。


了解一下這個地帶,你可以看到左面錄色的地方便是非利士地—非利士人有五大個城鎮:迦薩,亞實基倫,亞實突,以革倫,迦特。這是迦南地的沿海平原
南面。右面東面是中央山地,你可以看到耶路撒冷,希伯崙。亞拉土丘是位於西山腳/低山地(希伯來文叫shephelah),在沿海平原和中央山地之間。


亞拉土丘發掘歷史

早在在十九世紀,來聖地的英國探索家已經知道Khirbet al-Ra‘i 亞拉土丘,不過直到 2015 年考古人員才開始在這裡正式發掘。考古團隊決定在這裡進行挖掘,是因為他們在土丘面層發現一些陶器,與基亞法Qeiyafa 非常相似。基亞法屬於公元前十世紀左右的土丘,位於較北的地方,是另一個低山地的土丘,屬於公元前十世紀,即大衛王時代的邊防城,那裡亦有發現陶文,叫基亞法陶片 Qeiyafa inscription/ostracon

在公元前 1200-1000年間,亞拉是最繁盛的時間,正藉以色列人士師記的時代。根據陶瓷發現和建築,亞拉是迦南人的城鎮。從過往考古報告,亞拉土丘發現非利士人的雙色彩陶,明顯十分受非利士文化的影響。



耶路巴力陶片

談到這塊耶路巴力陶片發現的經過,原本考古人員正在發掘一個地下坑(silo),坑的四圍有石塊堅固。坑內裡有好幾個已經碎裂的陶瓷缸;考古學家就是地下坑發現這塊陶片。當然原本的銘文可能更長,現在存留下來只是五個字母:yod (y), resh (r), bet (b), ayin (‘), lamed (l)。 



該銘文由學者作過研究,到了2021年7月12日,在一個考古同行評審的學刊《耶路撒冷考古學期刊》(Jerusalem Journal of Archaeology; JJAR)出版 ,這篇論文是由 Christopher Rollston 負責研究的,Rollston 是世界上其中一位最頂尖古銘文學者。如果你要看看這份學刊,連結在這裡


這五個字母怎樣認得出來?這是古銘文學 epigraphy 的範疇。在過去百多年的考古發現之中,出土了屬於不同時代的銘文,銘文字母的寫法在不同時代都有所不同。

按上圖:

1. 第 1 行:現代希伯來文的 22 個字母,由右至左,今日的寫法,今天在印刷出來的希伯來文聖經所用的字母。

2. 第 2-6 行:我列出不同的古希伯來銘文的字母

  • 基色月曆 Gezer Calendar,屬於公元前十世紀。你可以留意到 Aleph,mem 寫法與後期有分別

  • 米沙石碑 Mesha Stele,屬於公元前九世紀,mem 的寫法也有不同,是直立一點,多一條長尾

  • 再過 100 年,在西乃半島東北的曠野有一個可能是商旅中途站的坤提勒亞硃老 Kuntillet Ajrud 的瓦缸上有圖案,銘文寫上 "撒瑪利亞的耶和華與他的亞舍拉"(Yahweh of Samaria and his Asherah),留意字母 Heht, 有其獨特寫法 

  • 西羅法銘文 Siloam Inscription,屬於希西家時代,約公元前 700 年,mem的尾巴是直的

  • 拉吉陶片 Lachish Ostraca,屬於公元前六世紀,在拉吉發現的猶大士兵信件,字體有明顯的演進

就是這樣,古銘文學者可以從字體推斷出一個陶片是什麼時候寫出來的。


上圖是一個更完整的字母演變列表,如果你學過希伯來文的話,你可以看出:

  • 左欄是現在的希伯來字母,共 22 個
  • 由左至右,就是在由公元前 1500 年開始,隨著時間,不同的時代,字體各有特色。

說回這個剛剛經過 peer review 的銘文,因為銘文上有 yod (y), resh (r), bet (b), ayin (‘), lamed (l) 幾個字母便拼出 yrb’l(yeruba’al),耶路巴力(Jerubaal)。

聖經連繫

耶路巴力這個名字也出現於聖經,在士師記基甸的故事出現了多次。士師記 6:32 因此,當日基甸被稱為耶路.巴力,意思說:他拆毀了巴力的祭壇,讓巴力與他爭辯吧。

當然這個耶路巴力不是基甸,為什麼?兩個主要原因:第一,基甸的位置是在北面耶斯列平原,而這片銘文是在南面。第二,在確認這個銘文便是士師記的基甸(耶路巴力)的話,應要在銘文上再有"約阿施的兒子"一短語。因為這塊銘文沒有這短句,所以不能下結論便是指基甸。


但是這個名字出現於鐵器時代 Iron I,公元前1200-1000年,也就是士師時代。這一方面跟聖經歷史是大致吻合的。因為這時期是初以色列人進入定居的時期,初以色列人的名字也有特點,有時用了 Baal (巴力),當然意思不一定是迦南的雨神巴力,因為巴力一詞原本的意思指主人 master。到了後期,以色列人的名字,多採用耶和華 Yahweh或 Yah,以利亞 Elijah,Hezekiah 等等。所以,士師記經文提到耶路巴力,其實保存了真實的歷史記憶。

星期一, 4月 05, 2021

復活節 - 考古與歷史

(*這是筆者上星期刊在溫哥華真理報的文章。雖然復活節剛剛過去,但是基督的復活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

復活節表明,基督教信仰核心不是自身感受,或一套人生哲學,卻是建立在真實時空發生的歷史事件之上,就是耶穌的死而復活。新約聖經說:"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便是徒然,你們仍在罪裏...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哥林多前書 15:14 )

簡言之,只要基督復活這件歷史事件能被否定,整個基督教信仰便會全盤被瓦解。過去二千年,不斷有人嘗試這樣作。有人會說,耶穌只是在十字架上昏迷,醒過來被當成復活。也有人說,基督復活是門徒的幻覺,甚至陰謀。但這些說法都不能通過歷史的考證。

首先,基督教的核心是耶穌曾被羅馬總督彼拉多判處死刑,死後復活,改變了一小群本來貪生怕死的門徒,在羅馬政權嚴峻的逼害下,仍勇於在各地建立教會,遍地開花。第一世紀的希羅世界,榮與辱尤為重要,人若要在傳教事業上成功,自然會傳一套具榮譽的信仰。在這樣的背景,你立即發現基督教實在令人費解,因為十字架是極其羞辱的死,是顛覆帝國的死刑,沒有羅馬公民會受十架刑法。以十架為中心的福音,實在不可思議。

在羅馬發現一幅公元後200年的亞歷山文諾塗畫 (Alexamenos Graffito),畫上是一個被釘十架上的驢仔頭人像。十架下有一人,舉著手敬拜。塗畫下有粗略的文字,希臘文翻出來是:"亞歷山文諾敬拜神"(Alexamenos sebete theon)。羅馬人一向歧視猶太人,說猶太教是敬拜驢仔的,第一代基督徒是猶太人,所以把基督徒所敬拜的耶穌當作成一頭驢仔。這種嘲諷表明在羅馬人眼中,十架極度羞辱,不能服眾,除非十架是鐵一般的事實。聖經也說:十架的基督是猶太人的絆腳石,在羅馬人看來也是愚笨的(哥林多前書 1:23)。



第二,新約四本福音書均記載耶穌死裡復活的事跡。星期五黃昏,耶穌死在十架上,男門徒雞飛狗走,安葬主的事草率了事,墳墓用石封上。復活節主日清早,跟隨耶穌的婦女想回到墳墓辦好葬事。誰知發現墳墓是空的,復活主向婦女顯現,她們便急忙將復活的消息傳開。當時社會以男為上,福音書中的男人通通是懦夫,完全缺乏任何說服力。聖經本身也如實報道,當男門徒聽見婦女講死裡復活,先以為是無稽之談(路加福音 24:11)。當時,女人更沒有法庭證供地位,猶太人歷史家約瑟夫說:「...不可接受女人的證供,因為女人是率性和魯莽的…」 (《猶太古史》4:219)。四本福音書指向,耶穌從死裡復活確是歷史事件。

第三,四本福音書對耶穌復活的報道,均未被後人協調,除去之間的差異。然而不同的記述卻表明兩個相同的重點:第一,耶穌的墳墓是空的;第二,第一班見證人是婦女。這豈不是真實報道的特色?例如美國 911 災難的見證人,各個講述之間有所差異,但無可質疑的有兩點:第一,飛機撞擊了雙子大樓;第二,雙子大樓都倒塌了。另一例子,二次大戰大屠殺生還的猶太人之見證,幾十年後仍是異口同聲,道出大屠殺的事實。

第四,初代基督徒傳講耶穌復活的地方,居然是小城耶路撒冷。當時權貴噤聲打壓,卻不能提出證據否定耶穌的空墳墓。本身懦弱的門徒,卻不惜代價見證主復活,連本身逼害教會的保羅,也反過來成為至死忠心的傳道者。耶穌墳墓的地點亦可從考古找出佐證,指向今日耶路撒冷的聖墓堂。

本身不是基督徒的猶太人考古學家 Shimon Gibson , 在他詳細查證新約聖經和耶路撒冷的考古資料後,發現耶穌死而復活的記述的確合乎考古和歷史。他最後結論說:"有人曾提各種古怪理論來解釋空墳墓,但都是胡說八道...事實上,歷史不能解釋空墳墓,除非我們認受神學的解釋,即是復活的真相。我讓讀者自己決定。"(Final Days of Jesus: The Archaeological Evidence. New York: HarperCollins, 2009, p. 165)


對耶穌的空墳墓的解釋,其實是超越了科學和歷史能處理的範疇,說到底這是個世界觀的問題。你可能相信:人死如燈滅,存在沒有永恆固有的價值。這不是科學實証出來的結果,而是一套用來解釋世事的預設,影響著你接受什麼,拒絕什麼。

耶穌的死而復活,正是震撼我們本有的世界觀,讓我們乍然意識到一個更高現實的存在。世界原非封閉的系統,神是萬有的創造者,祂愛你和我,祂的兒子耶穌從死裡復活,目的是救贖罪人。復活節,正是巔覆改變你我原有的人生觀,而人生的結案陳詞不是死亡、疫病、強權,或苦難。以前人生可能只為安樂茶飯,如今既認識到耶穌從死裡復活,人生追求的便是永恆不變天國的價值。復活的主耶穌今天也呼召你和我來跟隨祂,並用生命將這復活的福音,帶到世界每一角落!

星期日, 10月 18, 2020

聖經考古 - 新動向

我已經很久沒有寫文章,在過去多月中,既繁忙又辛勞的牧會工作裡面,加上疫情的衝擊,不斷嘗試學習,發現視頻的資訊需求很大,所以轉戰到聖經考古的YouTube平台上。

有空時,我仍會把資料編成文章,但仍會集中在視頻上的製作上。

個人來說,要連結聖經考古和聖經詮釋不是容易的,但是當連結了,真的可以用新的角度來看聖經。

以往曾經製作了一些信息視頻,相信也可以幫助更多人,從聖經考古來研讀聖經。雖然這些不是純考古東西,但卻在多處運用聖經考古地理等資料,幫助解釋聖經。

聖地網上行十四集,可在這裡觀看



我也做過幾次聖經考古 LIVE 節目,與網上朋友一同學習,可在這裡重溫



因為疫情,更會開始網上課程,相信這會更讓各界朋友得益。希望各位朋友可以參加,點擊以下的連結:

www.urbanvoicechurch.com/class


另外,浩劫重生已有四集(點擊這裡),希望可以分享信息之外,更可以分享我怎樣以考古以看聖經。

在疫情之中事奉,挑戰非常多,力不重心,寫文章的時間和精力都十分有限。但是,視頻的製作中,也很多學習。

聖經考古 YouTube 頻道:www.youtube.com/c/聖經考古

聖經考古 Facebook 臉書主頁:https://www.facebook.com/biblearch/

請 like, share, subscribe!

星期六, 8月 01, 2020

聖地網上行 - 步主腳蹤 [第九集] 榮進耶路撒冷

*這是我教會城滙社區教會網上崇拜信息,雖然是講道,但信息內容是基於聖經考古和地理,希望對你有幫助。

0:00 由加利利南下
1:55 約旦河谷的碉堡
6:01 由耶利哥到耶路撒冷
7:06 好撒瑪利亞人博物館
7:30 上行之詩
8:32 橄欖山 - 伯大尼/伯特利/聖拉撒路教堂
11:13 拉撒路復活神蹟
12:56 伯法其/馬太福音21:1-3/伯法其教堂/約翰福音12:12-19
23:04 棕樹節主日/約翰福音11:45-53/請耶穌榮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