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4月 04, 2019

拿單•米勒印章,以卡印章,Givati Parking Lot 考古發現


耶路撒冷考古學家在 2019 年 4 月初報道新的發現,這是一個三方面的發現。發掘地點是耶路撒冷大衛城西面的 Givati Parking Lot 停車場。自從 2007 年以來,耶路撒冷考古學家開始在這停車場的位置進行全面的發掘工作。

Givati Parking Lot 位置,聖殿山以南,大衛城西

現今大衛城西,聖殿以南 Givati 停車場考古場
(Credit: Kobi Harati)

Givati 停車場考古場一景
(Mark Chan)

首先,第一個發現是一座大石建築物。按照規模,這建築物不應是平民百姓的房樓,而是屬於一位富有,甚至是當時耶路撒冷官員的房屋。土層屬於主前七世紀中至六世紀初,這樓房和所屬的土層,最後被大火毀滅。最合理的推斷,這座建築物被摧毀的時間是主前586年,即巴比倫軍攻陷聖城時。


被巴比倫軍燒毀的大石建築物
(Credit: Ariel David)


曾用來支撐樓房二樓的木樑燒焦遺骸
(Credit: David Ariel)


十九世紀法國畫家 James Tissot 繪畫被擄巴比倫
The Flight of the Prisoners
 (Wikimedia Common)

除了大石建築物之外,第二個發現是一個印鑑,印章清楚刻上古希伯來銘文:leIkar Ben Matanyahu。英文翻作 “belonging to Ikar son of Matanyahu”,中文翻作「屬於瑪探雅之子以卡」。「以卡」的意思是「農夫」,這名字沒有出現於聖經或其他考古印章。

但「瑪探雅」Matanyahu 卻有。例如,列王紀下 24:17 記:「巴比倫王立約雅斤的叔叔瑪探雅代替他作王,給瑪探雅改名叫西底家。」「瑪探雅」就是 Matanyahu/Mattaniah,意恩是「耶和華的恩賜/禮物」。


「屬於瑪探雅之子以卡」印鑑
(Eliyahu Yanai, City of David)

第三個發現,在燒毀的灰燼中出土的另一個印章,印章上有兩行古希伯來文銘文。第一行是 leNathan-Melech,第二行是 Eved HaMelech。英文翻作 “belonging to Nathan-Melech, Servant of the King”,中文翻作「屬於拿單•米勒,王的僕人」。「拿單米勒」的意思是「王的恩賜/禮物」。


「屬於拿單•米勒,王的僕人」
(Credit: Eliyahu Yanai)

「王的僕人」這個稱號經常出現在聖經和考古文獻中,但「拿單•米勒」這名字頗特別,因為在舊約聖經中只出現過一次。列王紀下 23:11 記載約西亞王進行宗教改革,「將猶大列王在耶和華殿門旁、太監拿單米勒靠近遊廊的屋子、向日頭所獻的馬廢去,且用火焚燒日車。」這裡提到太監拿單米勒是約西亞朝庭的高官。

當然我們不能絕對肯定這位拿單.米勒,就是列王紀下23:11的拿單.米勒。但是如果我們將所知的考古資料整合,例如出土地點是在大衛城西面,也在聖殿以南,出土印章的地方必是在約西亞王時候,或第一聖殿時期,猶大國的重要政府行政中心。再者,考慮銘文上的名字和稱號,加上聖經文獻的記載,可能性會增加。

無論怎樣,這些印章和被燒毀的房樓,給我們更多考古資料,了解當時第一聖殿時期的猶大國宮延政府的運作。

參考資料:
  • Amanda Borschel-Dan. 2019. Tiny First Temple find could be first proof of aide to biblical King Josiah. Times of Israel, March 31, 2019. https://www.timesofisrael.com/two-tiny-first-temple-inscriptions-vastly-enlarge-picture-of-ancient-jerusalem/
  • Who Was "Nathan-Melech the King's Servant"? City of David, News and Events, http://m.cityofdavid.org.il/en/news/who-was-%E2%80%9Cnatan-melech-king%E2%80%99s-servant%E2%80%9D

2 則留言:

孔明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孔明 說...

Marksir, thank you so much.